Tag Archives: 上海

再見,魔都。

離開上海的前一天,約了朋友去武康路喝咖啡。

DSC06372

喝咖啡,對於一些人,其實意境勝於味道。童年記憶,上海家裡訪客絡繹,客廳總是充滿笑聲和飄著咖啡香。記得有次,一羣人簇擁著個女人,前前後後包圍,像是保護要人般,湧進家來。而那個女人則掩著臉低著頭。關上門,大家馬上散開,笑開懷。那女人的樣子我已經不記得。後來才知道,那是陳沖,當時的影后。老媽睜大眼睛:你還記得? 我,記得那情境,不記得她樣子。

從小覺得,喝咖啡是大人的象徵,喝茶是老人的標誌。喜歡老人家優雅地揭開杯蓋,輕輕搖頭吹著茶水,也吹開浮面的零星茶葉,然後啜一口。這是我小時候最喜歡模仿的經典動作。於是喝茶,就是優雅的老人;喝咖啡,就是風華正茂的有型年輕人的想法根深蒂固。而咖啡味道到底好不好,反而其次。更重要,那只是一種姿態和象徵。武康路,也是一種生活姿態的展現。據說最好吃的法國麵包店開在那裡。在外面走過,已經撲鼻香。但究竟有多好吃,誰說得準呢?反正,開在那裡,那格局,那樣子,應該,就是,很好吃。

DSC06375DSC06377

 

事先做了功課,決定拜訪的cafe,人滿為患,幾乎找不到座位。勉強在水吧旁邊擠下,喝杯咖啡。餐牌沒有中文,店員也是金髮白人。這裡究竟是哪裡?

DSC06389DSC06394

和朋友隨便聊。這朋友,是個忘年之交。最近生活起伏遭受了巨變,是我始料不及。心嘆息之餘,嘴裡要送出正能量。旁邊的女孩,和閨蜜細語,手邊放著MacBook和iPhone。這樣一個下午,看著窗外風景。這天,居然下起雨,伴著梧桐淅瀝。或許,這就是整個旅程,我一直想要看的一幅畫面。

DSC06398

但再怎麼思索,上海,於我,只是零碎但深刻的童年片段。在這裡,依然能找到舊時痕跡,但骨子裡改造了的美人,總有些不對味。最終我明白,申城也好,魔都也好,上海,最後只是印在我護照出生地上的一個名詞。

[一直想要完結卻一直不知道該如何結束的一篇]

魔都之在稅局遇上新疆男

老媽剛從陽光與海灘的天堂澳洲回來,在陰冷的香港呆不夠二十四小時,又向另一個更冷出發 - 上海。對於在魔都土生土長的老媽,上海除了可以重拾童年回憶和老友共聚細說當年之外,就真沒甚麼好去的。

再次出發,只為把物業成交收到的金額匯出海外。是,現在你可以光明正大把物業買賣得來的資金轉出,不需要再像以前般,找黑市找朋友。據說是新政策,只要你去稅務局備案,以及所有文件齊全被銀行接納,就可以「輕鬆」轉帳海外。


去稅局的前一晚,如臨大敵。對著銀行給我們的清單,準備文件。媽媽一張一張看,我一張一張對。打算第二天稅務局門一開,我們就殺進去。第二天一早,潮阿姨把我們送到稅局門口。我們捧著文件衝進去,一條短短的隊伍已經在眼前排開。幸好來得早,隊伍只是在機器前排拿籌碼。很快拿到籌碼,媽媽坐下,我去填表格。然後不消五分鐘就輪到我們。走到櫃檯,一位長得像新疆人的男士,接收我們的文件。一張張對著檢查,然後轉頭跟我說,這裡填錯了,那裡要改。我連連點頭,對不起,好好好。最後,以為大功告成時,他問我:U盤呢?

我以為我聽錯。U盤?甚麼U盤?清單沒寫呀?我老媽聽不懂,一直問我漏了甚麼? 我問:為甚麼要U盤?

哦,那是因為,你要上網下載表格填好,基本上跟這張手填的差不多,然後存在U盤裡,帶過來給我,我再放進我的電腦打印出來,才可以完成今天的整個程序。

XYZ#&#>>S&!LE!!!! 我心裡暗罵,這有甚麼特殊意義嗎?然後微笑說:我沒有U盤,也沒有電腦可以上網填表格。我們明天要回香港,請問怎麼辦?

新疆男看我一眼,繼續對著他的電腦說:你回去弄個U盤來,這裡二樓有電腦可以借用。上面有工作人員會幫你。做完再來找我。哦,另外,這些合約和證明全部要影印!

附近有賣U盤嗎?

不知道。影印走那邊!他指著一個走廊。

那我們回來,需要再拿號碼排隊嗎?老媽腦筋快。

不用,直接找我就好!新疆男還算客氣。

我努力記下他的名字,以便回來找他。同時和老媽兵分兩路,她去把整份厚如招標書的合約拿去影印,我去找U盤!冒著雨衝出門口,看到閘口門衛我就嚷:請問哪裡買U盤?

甚麼U盤?不懂。門衛伯伯冷冷道。

看見街角有便利店,跑進去試運氣,沒有。看見地產代理店,靈機一動,地產代理店有電腦說不定就有啦,面皮厚著問他們借或私下買吧?店裡面除了地產代理,居然坐著個公安在喝茶。他聽我說完,就笑:稅局用嗎?我點頭,是是是!

稅局門外那家手機店就有啦!不知道稅局的哪個親戚開的吶!哈哈哈!公安竊竊笑聲從我背後追來,我急步跑去找手機店。

手機店!跑回去再仔細看看,一家小得如電話亭的店舖,在稅局旁邊不遠處靜靜開著。如果真是稅局裡某人親戚開的,那新疆男和門衛一定心裡懷恨。不然為甚麼不知道呢?

裡面昏暗沒有燈:請問有U盤嗎?

有!飛出一盒USB手指在櫃檯。8GB,40元!16GB,70元!

看我猶豫不決:小姐,你用來幹嘛?

稅局備案。

稅局備案?那就8GB夠啦。所有人都在這買。沒錯啦!

所有人? ! 好,跑回稅局衝上二樓,找電腦開始操作。有個好心的工作人員在旁邊指手畫腳。按這個,點那裡,填好,儲存就行。他看我會用電腦,自己無用武之地,就走開跟同事聊天。講的是樓價。我無心多聽,做完便飛出門衝下樓,正好碰到老媽影印完畢。大家都任務完成,去找新疆男!

一邊走老媽一邊說:剛才影印碰到個神經病!老頭子一直罵我,問我為甚麼影印這麼多?是不是家裡的東西全拿來這裡盜用國家資源!

罵你,誰罵你?你罵回他嗎?

沒有,我跟他說,你去報警吧!哈哈哈!老媽居然不生氣。

我們一邊哈哈一邊回去找新疆男,覺得事情就快完結。然後,發現,新疆男,不見了。他,不在座位!晴天霹靂!你最不想發生的事,往往就會發生。唉,笑臉問旁邊的人,回答:走開了,你們等等。

我們坐下等著,老媽不放心又去取號碼以防萬一。接著又走去問人,幸好記得他的名字,能說出誰誰誰。他們又回:休息室沒人,抽煙區沒人,現在幫你打電話找。別急!等等!

坐著,再等。看著手中號碼,可能要再等一個小時。這個不是問題,問題是換一個人,是否一切又要重新再來?唉。老媽急得走來走去,朝著工作區不斷認人,指著一個一個男子,轉頭問我:剛才是這個嗎?是那個嗎?

我搖頭:不是不是。那人長得有點維吾爾族。你別急,過來坐。

我個性比我媽篤定,總是淡定有錢剩的樣子,心裡卻急得罵髒話。望穿秋水,終於看見熟悉的新疆臉,悠悠地走來,手上拿著紙巾在擦手。明顯剛辦完大事,被同事電話催促出來,臉色不好看。我心想,完蛋了!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新疆男打斷我:U盤?

哦,這裡。把東西全部呈上。加一個笑臉。

新疆男接過再次檢查文件,把手指插上電腦,檢閱檔案。指著我粗心打錯的地方校正,幫我一一改過。而我卻一直在看他的手是否已經抹乾。(處女座。抓狂吧!)

銀行帳號名字再確認一次,因為不能更改,也不能出錯。不然你錢轉不出去還要再來一次。新疆男再次提醒我們,嘴角帶著笑意。

老媽看他好像沒生氣,又問了一些關於境外人士匯錢往海外的問題。說到最後,他嘆氣:唉,女士,錢能匯出去就趕快辦吧!政策的事,你也知道,變幻無常。這個新政策,誰知道哪天又改?趁現在能做,就做了安心。

我們俯身感謝他的肺腑之言。一個上午終於完成稅務局備案的工作。結束?Not yet!下一站,銀行。

這沒完沒了的地方,制度不完善,資訊不清楚,辦事往往一波三折。跑銀行還是跑了個空,所以促成老媽過完年要再飛上海。雖說如此,比起房產交易中心的哄鬧,稅務局明顯有秩序和安靜得多。如果房產交易中心如菜市場,那麼稅務局應該是比較有條理的家樂福。可惜,我對家樂福沒有感覺,只愛武康路的麵包咖啡。對於35歲才離開上海的老媽,魔都對她來說,是那些年。魚市場和家樂福,都是無奈。武康路咖啡,她也沒興趣。說到底,現在的紙醉金迷風花雪月,跟她沒甚關係。

那麼,對於我,魔都,又算是甚麼?

《待續》

魔都之我為樓狂

週六早上9點,約好了地產經紀在房產交易中心見面。在上海,房子過戶,需要買賣雙方都出席辦理手續。潮阿姨把我們送到目的地,就驅車離開。我第一次跟這些我媽已經見過好幾次的經紀見面。跟著他們,走進交易中心。

掀開厚膠片條的門簾,撲臉一陣噪音!大聲講話交談聲,孩子哭鬧聲,伴著機器唱票的機械聲。一個有蓋的菜市場! 

我被安排坐下來等。好,等。看手機。

突然,坐在我左手邊的夫妻大聲嚷嚷起來。

「你不要再跟我搞了,你要找一千個理由不買,你就說出來!」太太用上海話嚷著,非常著急。

「我沒有。我只是覺得,不對勁。差十幾萬呀!」老公壓低聲音說。

「你不要再搞了,這是一千萬的房子。誰還跟你計較那十幾萬。人家真的不care的!」原來現在上海人也流行中英夾雜著說話?

「要不,你叫那中介(經紀)再改一下?」老公又再輕聲說。但我聽得很清楚,因為他就坐在我旁邊。我想說,其實我不想聽連續劇。這樣的劇目其實老土透頂。

「Come on!你不要再跟我搞了,你幫幫忙好嗎?」老婆接近要崩潰的感覺。「你真的好煩呀!好煩!」她吸著鼻子喃喃地說道,我不敢偷看她的表情,但語氣絕對是金像獎。有種讓人要逼切拿紙巾出來的氛圍。

聽到「你幫幫忙好伐」這句,很親切。很久很久以前,這句也算「潮語」。意思不是真的叫你幫忙,意思其實是說你可以聰明點嗎?醒目點當幫忙吧!相信很多太太著急時,都會對另一半發出這樣的呼喚!

「我們買這房子,已經花光積蓄。以後也不會再買房子。沒有這個錢了。可能要等到退休,孩子出國了,再考慮換間小的。現在這一切都是為了孩子啊!所以……請你,就,不,要,再,跟,我,搞,了!」最後通牒。

老公,安靜如洩了氣的皮球。然後,一個穿著帥氣的年輕男生走過來找他們,一看就知道是經紀。整個交易中心裡,這樣穿著的男女,個個春風滿面,一點也不難認。

我想像,這樣的故事,大概這裡有好幾個。正好這個在我旁邊上演而已。可憐那個老公和太太的同時,向他們看了一眼。看上去比我年輕呢!

然後,我的右邊被人踢了一下。轉頭,一個J年齡的男孩,在我旁邊,正在攀爬椅子。他旁邊有個老公公,看著他。突然,一巴掌打在他屁股,「小赤佬,你給我坐好!坐不定,動來動去,猴子呀?」
小男孩嬉皮笑臉地坐下來。

「你知道嗎?你是個笨蛋!」老公公突然沒頭沒腦地說了一句。「你這麼頑皮幹嘛?學校老師說,你就跟那個誰誰誰搗蛋。你學人家不好的幹嘛?人家頑皮,你也去跟?你就是個笨蛋!跟大便一樣的笨!」

老公公,跟大便又有甚麼關係呢?小男孩聽到大便,本來已經安靜,突然又哈哈笑起來。他一定覺得,老公公在跟他開玩笑。

「他們大人都去忙乎,我能做甚麼?我就只能看著你這隻猴子。還這麼笨,剛說你,你又要動來動去。踢到別人怎麼辦?你給我坐好,聽我講!這房子可是買給你的呀!你爸爸都沒有買給我,但買給你哦!」似乎,對於老公公的壞心情,有點理解。他還是碎碎地唸著,罵來罵去就是笨,大便,和猴子!

我想說,其實教育孩子,可以回家慢慢說。幹嘛一家子都跑來這裡演真人秀呢?

「爸,你過來看看。他們這樣,為甚麼不給我把名字寫上去啊?」我們後面冒出一個年輕男人,皺著眉對著老公公說話,指著一堆文件。「你這猴子給我出來,他們要你去簽名!」他對著小男孩吼了一句。

原來小男孩,真是個業主呢!

我問我媽,上海樓價要瘋了嗎?曾經全民皆股,現在全民皆樓!買房子可以隨便寫上小孩子的名字?在香港怎麼可能?

老媽說:「就是讓妳來見識見識。這裡太恐怖!小孩子的名字?你看看我們的合約裡,買家的名字!」

她一說,我仔細翻開來看,發現除了夫妻兩人的名字外,還有第三個人的名字。這個人的名字後面寫著出生日期,2014年11月19日。比我家弟弟還小呢!名符其實的小地主!

這,到底是個甚麼世界?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