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不需要公平

不需要公平,只要沿途有你

晚上,當孩子們都睡了。我的時間,開始。通常我都會去飯廳看看老公是在吃飯還是工作,說一兩句,便回房梳洗,敷面膜。今晚,老公飯後外出見外國來港的朋友。我在自己的小天地,洗呀,塗呀,抹呀,不亦樂乎。

突然聽到窸窣,疑惑地走出洗手間,赫見哥哥站在那裡!請想像從開著燈的洗手間走入漆黑,忽然見到一個小人站在那裡,那種霎時的驚嚇,真不是說笑。

「你在這裡做甚麼?9點了,不是早就睡了嗎?」我不禁驚呼,一半是因為嚇到而提高聲量,一半是有點不悅8點半睡覺的哥哥竟然還未睡!

哥哥一見我如此,馬上嚇得逃回自己的房間,跳上床被蓋頭躺下。平靜了數秒,覺得自己有點反應過度,走進他的房間看一看。幫他蓋好被:「睡不著嗎?」「嗯……媽咪,我只想跟你說句晚安!」哥哥輕輕地答。是的,通常我自己一個單打獨鬥的時候,我都是搞定了A小姐和細佬,然後來陪哥哥。今晚老公早回來吃飯,所以爸爸陪了哥哥。以致我完成任務,單純地認為哥哥已經睡了,而沒有去「打招呼」。想不到這個人,竟然等著等著,還是走出來想跟我說晚安。

有點心痛,有點甜。親親他的面,他卻要跟我親親嘴,就快十歲的大男孩。我心裡萬般不捨他長大。口裡只嘮叨著快點睡!哥哥,從來就是比較貼心順從的乖孩子。雖然也有讓我氣結的時候,但不知道為甚麼,我們的磁場非常合。他總能讓我覺得窩心溫暖,聽得懂我說的人生。堪稱我的暖男。

哥哥是我的暖男,A小姐卻是我的剋星,她所講和做的事,都需要很多智慧去跟她博弈,似乎這樣才會顯得自己有足夠能力和她糾纏。只要某天精神不足,智慧便不願意和我同在,而跟她交手,就顯得痛苦萬分。老媽常取笑我,因為婆婆和A小姐都屬龍,所以性格類似。婆婆說屬龍的孩子很聰明,你需要用你的智慧才能治得住她,而不是大吼大叫。真的,我家的老智慧還說得真到位。所以,對著女兒,我經常處於精神困頓,因為消耗腦力比較多。她,與其說是小甜心(或許是爸爸的甜心),說是我的挑戰題更貼切。比較抱歉的是,當我的智慧不夠,我便只會大吼大叫,失控像Hulk。事過境遷,都會後悔非常。

細佬,應該是永遠覺得自己是被搶了甚麼的缺乏安全感。凡事都是:「那麼我呢?」非常淒慘。也因此,我們總比較讓著他多點,寵著他多點。是我們大家的小寶貝。而他,就顯得更嬌嫩一點自信少了點。心裡,我不想他長大,心裡,我又想他男子氣一點。心裡,想他不要時刻跟兄姊比較,但無法,他們是他仰望的形象,甚於爸爸。心裡,希望三個孩子都能相親相愛,和平相處。但其實他們在打鬧哭喊的時候,也是非常可愛,雖然對於成人的大腦來說,真的很吵!有時候看見三個微妙的化學關係,心裡還是會笑出來。這種珍貴,無法形容。

常聽到,有三個孩子,就要努力地做到對三個都公平。但我掛在嘴邊的話卻是:「怎樣公平?每個人都不同,大家需要的也不盡相同。你們來到這個家的時間點也不同,得到和我們相處的時間,也不一致。如果一致對待,才不公平吧?」這世上,如何做到絕對公平?這世界本來也無法絕對公平,凡事都是相對,我們也只能儘量。教孩子不要計較,才是上策。不然,每每要想清楚每件事是否都對等都平分,也是件頭痛無謂的事。

每個孩子,都有其獨特的一面。對著每個孩子,都有不同的愧疚和愛慕。所以,也很難用一致的態度和標準去對待他們。我不會時常想,這樣公不公平,我也不希望他們常常惦念著公不公平。在我來說,我希望他們能夠跨過是否公平的這個層面,去對待家裡的事情。因為我們是一家人,一家人不應該計較,一家人就是應該一直互相扶持,取長補短,隨時都在的這種概念。

午飯時,A小姐問我:「沿途有你是甚麼意思?」應該是她最近唱歌學到的歌詞。我說:「就是人生路上,一直有你陪伴的意思。我自從生了你們,就沿途有你(們),擺脫不了啦!」A小姐聽完,吃吃傻笑。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