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女人生命的一部份

旅行後遺症

旅行的後遺症,除了曬黑皮膚乾多了斑紋之外,就是增了磅。無可避免。十個之中九個如是,第十個可能只是吃壞了獲利回吐而已。

每次都聽到旅行回來嚷著要減肥的朋友說,今次真的要絕食,或者去參加美容院的減肥套餐,但其實身型還是非常標準的模樣,我都非常能夠理解。做一個燒焊工人大媽已經夠絕,誰還想做個大碼的?所以比起防曬有過之而無不及,當周圍的人都覺得女人總是誇張,總是危言聳聽的時候,減肥其實是女人的日常,如呼吸般自然。當然,身邊人通常都會很善意地說,沒有很肥,不需要減肥云云。可知見到甚麼都想吃,猶其是在旅途,總覺得不吃就錯過了這輩子,然後回來焦慮著多了的磅數糾結著要如何善後的矛盾,是到了某種年紀後必經和必然的事情。

大家也不必跟我爭論我肥不肥,用不用減肥的事實,需知道想吃但想瘦 ,是多麼理所當然又無稽的事情。而這事似乎從我們青春期後開始,便已經是我們生命的一部份,不可分割。比親生孩子還要血肉相連。所以,旅行回來會覺得憂鬱,又怎會只是因為假期結束呢?要回歸現實,上班的上班,上學的上學,在家繼續黃面婆的繼續面黃。但,還是想吃,又想瘦。純粹想想,就已經夠沮喪了吧。

回來後,只上過一次磅,然後索性當個磅壞了,沒有再碰它。心裡盤算著是否等一個月後,個磅就會自然回復正常?但每天對著三個日漸成長的孩子,心裡的挫敗,總需要食物來填補那個空洞。每晚當三個都睡了,我竟然是拿著一盒朱古力或一包薯片,狠吃。

朋友問,時差好了嗎?準備好開學了嗎?一切都好嗎?忙嗎?

我答,時差,好像從來沒有,反正本來也是渾渾噩噩。準備著開學,對於二姐即將開始的新一頁,我是從所未有地感到焦慮。一切都很好,因為一切都跟平常一樣啊。忙著瑣事,犯著可笑的錯誤,胃總是抽著。有時,是因為喝多了咖啡和奶茶。那種咖啡因在血管狂舞的飄浮,讓你更容易浮躁。聽完二姐小學校長的講話,腦裡都是應該怎樣跟女兒相處的想像,但現實好像怎也做不到。校長的聲音非常溫婉,英語口音更是動聽,非常有魅力。校長,是否一直都可以保持說話溫婉,不會抓狂的呢?這多好,我也想這樣。

躲避著自己的寫作,每晚都堅持看完一齣戲才去睡覺。每次看完,思海澎拜地有很多感想,抱著很多想法去睡,但肚是餓的,很想吃一碗麵。然後就會想起,重了的自己,想吃但想瘦,還是睡吧!不要再化悲憤為食量,化為睡意吧,更實際。

最近的感觸,孩子越大越難相處。經常疑問家長這條不歸路是否有出口?出走或回到職場是否有幫助?還是死死氣地面對?人說,孩子是一面鏡子,你怎樣,你必然會在他們身上看到那個怎樣的你。是的,我同意。但有時候我會拒絕承認那是我的一部份。有種寧願一死以謝天下,也不想那樣不可理喻的人是我的一部份!

那個整天問我可否吃糖吃雪糕的細佬,可知道,你阿媽也好想吃呀!怎能不煩躁呢?所以,我只能咬著牙吐出兩個字:吃吧!(兩粒,和一點點。)

哦,媽咪。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