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孤獨的媽媽

一輩子的事

乾旱了整個月的城市,終於有雨了。就像我,每天嘗試著做優雅媽媽,儘量不大聲,儘量淳淳善誘叨叨念念講道理,更像個佛系媽媽,終於也破戒。

「你為甚麼這麼大聲回答我?」我忍不住提高聲量,對著A小姐,我真的好毛躁。我趕時間好不好?

「你不也是一樣大聲嗎?」A小姐一點也不為意。

是哦,阿媽大聲,所以女兒也會跟著大聲。你看看你身邊人發脾氣時有多大聲,大概是因為他/她媽媽也是這樣?我老媽以前常常跟我說,你可知道我年輕時候,是完全沒有聲音的,我不喜歡說話的!認識我老媽的人,都知道她最愛說話了,很難想像不愛說話的她是怎樣子。 是的,現在的我,都很能夠理解別人的我以前怎樣怎樣,做了阿媽之後竟然就這樣這樣云云。不是說外貌身材,原來性格脾氣都會跟著變。難怪古人說,女人結婚是第二次投胎,女人生育是第二次重生。古人的智慧,甘拜下風。可想而知,我「重生」了幾次,連我自己也有點不認得自己了。

考試季節來臨,媽媽群組裡,總有先知先覺的媽媽,為了大家不要太焦慮而提早發一些搞笑的圖片減壓。最近流行的就是恐龍對比照。對著哥哥,我總是比較放心放鬆。然而,他有時候,也會一個不留神,殺我個措手不及。最重要的是,他也有著A小姐的那種愛理不理的態度:「大部份人都這樣,我不算很差。」一點羞愧不好意思也沒有。看著他們,我總會回想,難道我小時候也這樣厚面皮嗎?我們不是都會,起碼,有丁點的不好意思,頭抬不起來說話變蚊鳴嗎?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就會忍不住虎媽上身,老師要改一次,好你自己再改五次!然後課文再給我抄兩次!抄錯抄漏的話,再抄一次!

是的,我們明明聽過很多說這樣其實沒有用的勸告。心裡非常清楚地記得,要正面,要鼓勵,要深明大義溫柔體貼,繼續落落大方,慈母口臉不要變!明明非常認同讀書不求分數,成績不重要的主張,但另一個的自己,心裡就是非常落俗,憤怒沮喪,憤怒到有點明知沒有用,明知傷感情,對大家都是很負面的話和事,偏要說和做。跟自己過不去的一種失控!

看著他們默默地做著自己事,空氣裡滿是沉默的怨懟。想起自己小時候,也常常有那種被罵後,感到非常無辜無奈的感覺。那種鬱鬱,時空轉移,我在他們身上見到。而我小時候見到的身影,跟現在的我合體。

歷史,總是一直在重複。

我也不想這樣。事後,我往往很想講,也很想唱。

「我也不想這麼樣,反反覆覆,反正最後每個人都孤獨。」
「我也不想這麼樣 起起伏伏 反正每段關係都是孤獨。」

唱著是愛情,其實何嘗不適合每段其他關係呢?是的,失控後,總覺得很孤獨。有種明天醒來也不想再跟誰說話的心境。雖說媽媽都比較能夠理解媽媽,但理解還理解,這種孤獨,也就只有你自己,才可以懷抱。

我相信,大部份媽媽生氣時,都有種恨不得從來沒有生過的後悔。也會說出一些不堪入耳的說話,和做點非常不智的事情。可能,這種情緒只是提醒自己,又是時候需要離開一下,透口氣。才能再面對,這些不是說想分手就可以分手的關係。

老公和他的朋友們都常說:xx,是一輩子的事!我想只有為人母,才比較容易體會,甚麼才是真正一輩子的事。一輩子,怎麼聽,都是沉重多過亢奮吧!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