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對話

我在看你看我的倒影

下午到黃昏,通常是我最忙碌的時段。三個孩子都放學在家,不是忙於應付細佬,就是忙著帶二姐去她的課外活動,最後還要兼顧哥哥是否有功課上的問題。在這樣忙亂的時候,我也會一心幾用,再加指揮菲傭姐姐和回覆手機訊息。

最近每次我拿起手機看訊息或在打字回覆,有個八卦的小孩便會站在旁邊一起讀。英文無難度,中文就顯得困難。有時候我側身,問他:「為何要看媽媽的訊息呢?」他呵呵地傻笑:「就是想知道咯!難道你有秘密不想讓我知道嗎?」

鬼靈精的年紀!我正色跟他解釋,其實不應該在沒有對方的同意下,看別人的訊息,這樣不尊重人,云云。突然,我靈機一觸,笑道:「你以後長大有自己手機的時候,我也可以任意看你的訊息嗎?」「不能!」他搖搖頭,笑著跑開了。

失望。心裡滿滿的失望,湧上了臉。我拉長臉,追回他:「真的不能嗎?為何呀?」他看看我,狡黠地一笑:「看情況啦!」像是安慰我。「有些可以,有些……嗯……可能……嗯……不……可以吧!」「唓!」我翻白眼,沒趣地走開。

晚上,跟孩子們交代吃完晚飯後的安排,因為爸爸媽媽要外出看戲。「啊!」三個一起哭喪著臉,很是不滿。哥哥靠著我輕聲說:「怎麼你們每晚都出去玩呢?」「每晚嗎?不就是昨晚和今晚?前晚沒有,大前晚也沒有,明晚也沒有呀!」我反駁。「但,你不覺得你們最近外出玩得多了點嗎?不公平哦,為何大人可以晚上去玩,我們不可以呢?你為何不帶我呢?」他開始嘮嘮叨叨,有點像個老太婆。

「哪有不公平?爸爸媽媽也想要自己的時間和空間。如果將來你長大,你也會想和朋友外出玩吧!到時候,我可否說同樣的話,然後要你帶我一起去呢?」我又將角色掉轉,悻悻然問他。

一時語塞的哥哥,想了想吐出一句:「不……太好吧!」

我一把抱著他,裝作不忿:「為何啊!我將來也會好想跟你同你的朋友外出哦!帶我去啦!」

笑著逃亡的哥哥,一邊走一邊高呼:「不用啦!不用啦!到時你老啦,留在家裡乖乖啦!」

以上,兩件事,你會覺得有點心酸和無奈嗎?你其實想聽他說,好呀,給你看啦!當然可以啦!隨便看都沒問題!好啦!帶你去啦!當然要帶你去啦!

但其實,你應該酸嗎?你想想(你到時候再回想想)你也曾經擁有了自己的私隱和時間,跟他們說,請給我空間。你也曾經留下孩子自己出去放鬆玩樂,那麽當他們長大後,留下你出去和朋友外出遊樂,又有何不妥?你其實應該覺得:只是時移勢易,角色調換了而已。

這就是歲月。很多人忘記了自己的曾經和自我。因為透不過氣,感覺疲累,想喘息或種種,而避開總想一直黏著自己的孩子們。到他們長大後才發覺,到自己想要黏著他們時,他們已經有了自己的天地。總是想著自己為他們做了甚麼,而他們又為自己做過甚麼。卻忘記自己曾經也放過假偷過懶,在「賣身」給孩子們的時候也有想辦法找時間做自己和放鬆。最重要的是,在「賣身」的時候,所得到的甜蜜,擁抱,親吻等等,都不算愛嗎?

這世間哪有絕對的公平,但總也不能時常抱著度量衡去走每一步吧?很多,你已經得到,只是後來你忘記了。很多,你曾經擁有,但你當時覺得不需要。

是嗎?

 

廣告

你記住,你一定要做個好人,有正義感公義的心!

故事是這樣的,週日晚上在孩子們奶奶家聚餐。J和A跟兩個表姐坐在一起用餐。J坐在兩個表姐中間,一貫如是。A坐在小表姐的一邊和我的旁邊,雖然她喜歡跟大表姐坐,但可能大表姐最近嫌她有些煩,沒有要跟她坐。

每次孩子們跟表姐們在一起玩,我都是很開心的。看著他們一起,覺得童年應該就是跟同伴這麼熱鬧。但最近發現一個現象,就是J和表姐們都有些杯葛A,不想跟她玩。也許覺得她小,不好溝通不好玩,也許A確是個麻煩小姐。總之A不受歡迎。每次A都有些鬱鬱寡歡,扁嘴說:他們不跟我玩!

我因為童年經歷,最不愛見到就是孩子被孤立。而且亦因為這樣,我就會特別生氣和激動。某次我故意讓因為被孤立而傷心的A來玩我的iPad(平時是根本不可能的),就只是為了刺激她的哥哥和表姐們。當他們訕訕地來問我可否一起跟A玩(我的iPad)時,我一口拒絕。那種復仇的快感,是完全我自己在享受。

說回晚餐。孩子們突然很無聊地想起互問喜歡討厭甚麼食物,然後當大家相同時會互相high five!A也想跟小表姐high five,小表姐就是不理。A急得快哭了。我看在眼裡,好言相勸,和她high five吧!她也跟你們一樣呀!小表姐不理,J和大表姐因不坐在A旁邊,更加置身事外。我,因為不是兩位表姐的媽媽,不能說教。於是對J說,我知道你喜歡跟表姐們玩,但也要照顧你的妹妹。她不想被你們忘記或放在一邊,你要記得讓她參與。J說,她跟我們喜歡的不一樣呀!我說:那一樣時你們也沒有理她呀!如果你是她,沒有人理你,你會覺得怎樣? 小表姐搶著說,I feel fine. Seriously. No big deal! J也附和,我也覺得沒甚麼哦!沒人理我也很好。我可以一個人。

被兩個毛孩這麼一說完全刺激到我的神經,我不禁大怒,沒有理會爺爺就在旁邊用餐,我厲聲地問J:那麼下次我們全家來這裡吃飯,就你一個留在家不能來。你覺得沒問題嗎?很好嗎?那下次就這樣做!

J聽到面色一變,即刻搖頭:不要。我覺得被人孤立是很miserable,不好的感覺。

我:是嗎?這是真話?那你有顧及妹妹感受嗎?你是怎樣的哥哥?Horrible!

J:我知道錯。Sorry媽咪。我會照顧妹妹。(無可否認J是個受教的孩子,如果不是,事情可能一發不可收拾,因為我真的很生氣!事後覺得自己在長輩面前發飆太失禮。)

他走過去跟妹妹high five,妹妹卻叨叨地說要小表姐和她high five。

小表姐突然扁嘴說:我的姐姐每天都欺負我每天罵我,她也沒照顧我,她是怎樣的姐姐呀!

大表姐馬上否認辯駁,後刪幾百字。反正就是大人們都催促孩子們快吃飯,沒有人想將事化大,(雖然我自己覺得是個很好的時機教育孩子)我見J道歉和領悟,也就叫自己冷靜。邊安慰A快些吃飯。心裡卻想著很多很多。

為甚麼我的兒子會這樣?為甚麼兩個表姐會這樣?是我哪裡沒教好?這又令我想起瑞士的鄰居孩子們。

在瑞士,每天去樓下公園的遊樂場幾次。因為,沒有,蚊!(這點真的對我這個常被蚊子咬但又最討厭塗這噴那的媽媽很重要!)猶其是當爸爸回港後,天氣越來越好,藍天無雲陽光酥暖的每天,去公園便成了必做但又自然的事。

樓下說是個遊樂場,其實就是滑梯加鞦韆。但附近有好幾個遊樂場,都是步行數分鐘就到的距離。還有兩個沙池。所以一次還可以跑幾個場地。樓下的滑梯和鞦韆雖最簡陋但卻最有意義。因為那是爸爸小時候玩過的,現在輪到下一代玩,看在爺爺奶奶眼中,回憶自然溫柔浮現。

IMG_7309

跟奶奶坐在公園,聽她說往事。我想像呀,想像呀,覺得一切就是那麼近。像是平行的空間,隔了時代。那種畫面就一直在我腦海。也在那裡遇見不少鄰居的孩子們一起玩耍。一開始J和A自己玩,鄰居的孩子們也是自顧自玩著。見到有個三,四歲的女孩盪鞦韆,後面站著個十二歲左右的男孩推她。一邊推一邊溫柔地說著話。非常溫馨,自然聯想就是哥哥和妹妹。奶奶因為聽得懂他們的對話,說:那個男孩真乖,他不是她哥哥,但他一邊推她一邊叫她要牢牢抓住,不要放手之類的話。另外一邊兩個男孩,大概跟J差不多年紀在玩盪鞦韆然後比誰把鞋子踢飛得遠。其中一個是那個女孩的哥哥。當A在附近走過,男孩就對著A講德文,看她沒反應就用英文說:小心,請避開一下!(我的鞋要飛過來了!)

當時就覺得這裡的孩子都很在意身邊的人,愛護幼小。我問J你要跟他們玩嗎?J說,我不會他們的話。後來倒是那三個男孩跟J搭訕,用英文問他哪裡來。十二歲的男孩英文很好,他說他暑假曾在芝加哥住過。另外兩個男孩英文差點,都是八歲左右。只會單字和夾雜著德文的溝通。但他們很友善地邀請J一起玩。J很開心地加入了。後來幾乎每天碰見,J就會跟著他們玩,我們知道那些孩子住在哪個單位後也就放心,有時候甚至留下他我們先行回家。偶爾窗口看看,J也懂得自己回來。在瑞士,因為整個環境,覺得比在香港安全,也放心放手讓他更獨立。

IMG_7621

有次J跟他們玩著的時候,手扎到刺,叫痛。我回家拿了眉夾幫他拔刺。過程中J當然咿哇鬼叫,十二歲的男孩就跟J講笑話,又問他IQ題,八歲的兩個也跟著問他跟他講笑,我看在眼裡理解他們在幫忙引開J的注意力,讓我順利拔刺。心裡想著,怎麼這麼貼心的小孩。八歲的兩個男孩跟J玩的時候,十二歲的大男孩會跟A玩,教她推球,推來推去,A很開心。我心想,對他來說,一定無聊死了。

IMG_7583

怎麼這裡的孩子這麼乖?是我們太幸運嗎?我跟奶奶聊起。奶奶說,那個大男孩很乖。有次奶奶帶J回家遇到他們一羣孩子去踢足球。在瑞士每個男孩都踢球,J卻對球類運動完全零興趣。所以當J聽到他們去踢球,J就笑笑說,你們去吧!我去遊樂場玩。J就自己跑開了。還在旁邊走著的奶奶聽到大男孩不一會兒說,你們先去踢,我去看看他!他新來,好像不是很熟這裡,我一會兒就過來。奶奶聽到後,真心覺得這個孩子怎麼這麼好。

想起當J三歲的時候在瑞士,有次遇見一羣男孩在樓下玩樹葉,他看在眼裡,也偷偷跑去幫忙了一下非常開心。我當時有拍video,找到當時的片段,給他們看問他們有在video裡面嗎?那幾個男孩邊看邊指,這個是我那個是他!原來多年以前已經遇見過。非常有趣!

也許,是我們幸運遇到非常有教養和愛心的鄰居好孩子。但當我們去奶奶朋友家拜訪,到附近的公園玩的時候。也遇到了非常乖的小孩。一起排隊玩滑梯時,看到A比較小,就先讓她。跟她講德文發現沒反應,就用英文。年紀比較大的小孩都會比較看顧年紀比他們小的孩子。

DSC00312

因為帶著兩個孩子,在瑞士遊玩的時候,去的最多的也是大大小小的遊樂場。看到孩子們玩耍,觀察,感受就是瑞士的德育很好。也許你覺得我們只是幸運或偏見,但我自己就是這麼感受。我真心覺得教育孩子,德育最重要。五育裡面,德智體羣美,德是在智前面呀!

IMG_7872

所以那晚在奶奶家吃完飯回家,我就一直在思索。臨睡前,我很凝重地跟J說。當別人被孤立的時候,你不應該落井下石,不應該事不關己,猶其是那個是你的親妹妹,你只有一個妹妹,唯一的妹妹,你絕對絕對不可以。就算不認識的人,也不應該。當你跟我說,如果你是那個被孤立的人,你覺得完全沒問題也無所謂,我是很傷心的。你知道為甚麼這個世界上會有人被孤立嗎?

J望著我,問:為甚麼?

因為人沒有愛心同理心,所以就會有人被孤立。如果每個人都有愛心同理心,不是人做我就做,不是為了入羣,為了跟多數的人一起排斥跟自己不一樣不喜歡的人,跟著做他們做的事和說的話,這個世界就不會有人被孤立。你記住,你要做對的事,不是跟人尾。要做個好人!我指著我的心,對J說,你要有愛心,這裡不好,其他再好也沒用。請你記得,媽咪想你做一個好人,有正義感懂得公義的人。我不要你很聰明,很會讀書,但心地不好。對自己家人也不好,那你不會好到哪裡去。大欺負小,人多欺負人少,其實很普遍,但普遍不代表對,更不能沒感覺。大表姐會欺負小表姐,你會欺負妹妹,都能理解。但不能不糾正,也不能因此麻木。如果你覺得就是這樣,很自然,所以就接受,你上小學,被人孤立或者去孤立人,或者被高班欺負,你也覺得是再自然不過的事,全盤接受,那就令我太失望和生氣。媽咪今晚生氣,就是因為我對你的態度很失望。

我說了一大段,某程度是自己的感觸,也非常希望他會因為我的說教而明白。妹妹躺在一邊聽著,加句:哥哥對我不好呀?媽咪是嗎?我想他對我好呀!

J安靜地點頭,疲累的表情。已過平時睡覺時間,再說只會讓他睡著。放他們睡覺。老公默默地聽著,點頭表示同意。和我走出房間。我說,我知道是我沒身教好他。所以我才那麼生氣。麻木不仁的J,有時候有點像我。好像世界塌了都跟他沒關係。希望他會學懂在外面要保護自己保護妹妹,雖然在家裡偶爾欺負妹妹,但在外面的世界,他是她唯一的哥哥,一定要教他保護妹妹!

因為那晚,我覺得自己很失敗。不知道哪裡出錯。因此也很懷念瑞士的生活環境。大家都很和平,孩子們都是在戶外跑跳爬樹跌倒長大,雖然如此,但懂得互相關愛忍讓,為他人著想。是每個家庭都身教得好,還是跟學校教育有關係?是否其實只是我自己沒有做好本份而已?

做個母親,真的好難。

我們還有多少時間這樣談話?

已經是前一陣子和J的對話,一直保存了稿件沒有上載。4歲7個月的J。

看見我在家中走來走去,J問:媽咪, 你在做甚麼?

我: 我在找我的電話,忘記剛才放在哪裡。(最近經常發生)

J:你又忘記放在哪裡呀?怎可以這樣?你要記住在你腦裡的嘛!你有沒有腦呀?(顯然他把我平時的言行銘記於心)

我: 我的腦剛才在想別的事,放了別的事入腦,所以忘了這件。

J:哦……(在消化這新的訊息,然後他大概會記住以備下次可用)這樣呀。

過了一星期多,我又重蹈覆轍。滿屋走來走去找電話。

我:J,有沒有看見媽咪的電話?

J走過來,一臉蠱惑:你又忘了電話在哪裡嗎?

我:是呀!

J迅速從客廳的coffee table下拿出我的電話給我,然後說:媽咪,你自己要看好你的電話。如果我見到你將你的電話放在一邊走開了,我就會把它收藏在這裡。這樣起碼我知道你的電話在哪裡啦!

我完全無語。兩秒後才懂得笑著感謝他。

************************

因為一些事情,叫正在客廳玩車的J過來我這邊。他一臉不悅,勉強敷衍我。

我:我知道你正在玩,打攪你不好意思,但不會耽擱你太久,好啦,現在你又可以玩啦!

J:媽咪,你怎麼知道我不高興呢?

我:媽咪好熟你呀嘛!

J:你是好錫我呀!甚麼是好熟我呀?

我:即是瞭解咯。應該講,媽咪好瞭解你呀。你喜歡甚麼,不喜歡甚麼,心想甚麼有時就算不說出來我也知道,就是瞭解你咯!明白嗎?

J:明白。

我:那麼你瞭解媽咪嗎?

J:當然啦!我都好熟你的!

我:哦?

J:嗯,好像你不喜歡喝牛奶啦,你只喜歡喝豆奶啦。 我知道架!

我:是哦,你真的很瞭解媽咪呢!

************************
我: 明天下午你在家,媽咪要去看醫生。

J:為何要看醫生?你不舒服嗎?

我: 醫生要檢查媽咪的肚,看看BB長大了沒有,有沒有手指腳趾眼耳口鼻,健不健康。

J一臉憂慮:如果沒有手指不健康,媽咪你會死嗎?

我搖頭:媽咪不會死。

J:那BB會死呀!

我突然覺得這個問題有些複雜,但想簡單回答: 嗯,如果這樣BB可能會死。

J:點解呀?

我:不是所有豆豆都會長成健康的BB,然後出生。你和妹妹健康和平安出生已是很幸運。

J:哦。還有我和妹妹都很大隻很重,很厲害,是嗎?我出生時有九十磅呀?

我:九磅。

J:是,九磅。小王子也只有八磅,我比他還重。我重過很多BB呀!

我:是,是,你很健康很重。

J:所以我沒有死,你也沒有死。對嗎?

我突然覺得這話題好沉重:嗯,對。

***********************
說到死亡,雖然有些那個但還是忍不住問:媽咪死了,你會怎樣?

J:那麼你就不可以去party,dress up,扮靚靚囉!

(滿以為他會說些感動話,唉…….)

我: 是。但你不會傷心嗎?

J:會。你平時和我做的事,做不了,都要爸爸來做了。

(我想接口數數平時和他一起做的溫馨事,怎知他繼續説……)

如果爸爸都死了,就公公來做;如果公公死了就婆婆來做;如果婆婆……(就這樣他把家人包括菲傭都數完)

如果所有人都死了,那我怎麼辦?我要打電話給警察嗎?

我:如果你成為孤兒,警察叔叔會送你去孤兒院。

J:甚麼地方?好人住的嗎?

我:很多沒有父母親人的孤兒住在一起,一起讀書一起玩一起睡覺。

J顯然對這個地方沒好感:一直這樣嗎?

我:到你長大可以自己照顧自己和獨立就可以離開了。

J:平時可以去街嗎?

我:應該不可以吧。下次有機會帶你去看看。(我真心覺得應該這樣做,現在的孩子太身在福中)孤兒很慘吧?

J:嗯,慘。(突然又想起)媽咪,天堂在哪裡?人死了都去天堂嗎?

我:天堂在很遠的地方。人死了,都會去自己心中的天堂。

J:自己心中?我心中沒有呀!

我:時候未到呀嘛。

J滿臉不解。

怎麼說到這麼遠?唉,孩子長大,煩惱的又豈止父母?

J的語言天份

最近有兩段這樣的對話發生。

(一)

午飯中,J為了快些吃完可以去玩,對我說:媽咪,我會很快喝完這碗湯。你只要幫我叉腰就可以了。

我大惑不解:幫你叉腰?這樣會喝得快些?

J:不是叉腰呀,是“搽腰”呀!

然後他就開始很興奮揮動雙臂嚷著:搽腰!搽腰!搽腰!……

“加油”啊!!!!

我:誰教你的?

J不以為然: Aunty Maria!

我:仔,是“加油", jia-you。 來,跟媽咪說一次。

J:NO!是“搽腰”!我說得對,你說錯呀!

難道先入為主可以有這麼大影響?

IMG_4496

(二)

晚飯時,妹妹在桌邊走來走去,猶如一隻討吃的小狗。J偶爾喚著她名字夾塊肉或菜給她。妹妹睡覺時間到要離場。我請Aunty Maria抱她回房間。知道自己命運的妹妹,咿哇鬼叫以示抗議。被抱起的一瞬更加大哭。

J突然很不爽地皺眉和哼了一聲。

我:你怎麼了?

J: 我不開心呀! 我不喜歡Aunty Maria“超”妹妹。哎呀!媽咪,她這樣是“超”妹妹嗎?

我:“超”妹妹?是中文嗎?

J: 是呀!公公常常說的呀!

然後他開始模仿公公平時裝作生氣的樣子和語氣,壓低聲說起國語:是你“chiu”妹妹嗎?(妹妹的發音還是台灣style)

我:哦…… 是欺負(qi-fu)妹妹啦!

J:係咯!chee-fu咯!我剛才不是這樣說的嗎?

IMG_4437

聽他那廣東腔的發音,還可以粵語國語交叉運用自如;想起他最近唱學校的兒歌把“大飛機”唱成“打灰機”,我真心覺得,從今以後我應該改跟他說普通話。

不然,我怕我會常常叉腰“超”他!

我的愛與痛的邊緣

現在4歲的小孩,是如何早熟,我說不上。對著我家的那位4歲小人,我有時覺得又陌生又親切。忙碌的日子,記得對話,如下。

****************************************

(1) 在餐桌。

J:媽咪,那是魚蛋?

我:是呀。

J:魚蛋的英文是甚麼?

我:fish ball

J:不對吧?應該是fish egg呀!

我:eh……

(2) 在婚宴,看著儀式進行。

J:媽咪,我長大後,也要結婚!可以嗎?

我:可以!

J:我都要做爸爸的!

我:當然。但做爸爸,要做些甚麼呢?

J:要工作,賺錢,有時有holiday,同小朋友玩啦!

我:那麼,要不要照顧BB?換尿片,餵奶奶?

J:也要呀!不過我不會。不過我,可以慢慢學。學會後,就可以做爸爸啦!

我:嗯。

(3) 在商場的電梯裡。

J不知道哪裡學來,誦著:“青chum無教”(怎寫呀?)叉燒包,老鼠唔食豆沙包,前面有隻污糟貓!然後對著電梯裡所有人大聲說:你們都是污糟貓!

我馬上喝道,喂!不能這樣沒禮貌!

電梯裡,有人笑笑,有人沒表情。

我心裡轉念:媽咪,不用太認真緊張吧?都市人需要放鬆呀!

或者我over-react了。是嗎?

(4) 在車裡,前往某個小朋友生日會。

J:我好開心,可以有party去。但我有點不想去,因為party總有些新的人我不認識。所以我有點不想去,但我想,我都會enjoy的。

我:那麼,是否party裡都是你認識的人,你就不會有這樣的感覺了?

J:是啊!

我:但所有人未見過之前都是new people呀,你不去見,怎會認識?總有第一次嘛。

J:但是你啦,爸爸啦,nana啦……(數出所有家人),我一開始就認識啦!不是嗎?

我:……(我不懂答呀!救命!)

(5) 臨睡前。

J:媽咪,你今晚不用陪我睡一會兒了。我長大了,我自己睡。

我:喔,好呀。(幫他蓋好被,準備離開。)

J:媽咪呀!(示意我彎身聽他說話)我講個秘密給你聽呀?

我:好呀!(彎身湊近他的嘴邊。)

J輕輕說:你陪我睡一會兒,然後出去,門不要全關,好不好?

我啼笑皆非:好。

J:秘密喔!

我:OK。

J:媽咪,我很鍾意你!

我:不是愛我嗎?

J:我也很愛你呀!

我:那麼,甚麼是愛呢?

J:就是鍾意咯!

我:那麼,甚麼是鍾意呢?

J:就是,就是,就是愛咯!我鍾意你,又鍾意爸爸,公公,婆婆,nana,爺爺,aunty maria,aunty rona,妹妹。我都愛你,爸爸,公公,婆婆……

我:那麼最鍾意誰呀?最愛呀!

J:不就是你啦,爸爸啦,公公啦, 婆婆啦……(所有人再說一次)媽咪,你剛才沒留心聽我講嗎?

我:……

甜嘴巴和患得患失精神病

搜索記憶,我已經忘記是從甚麼時候開始,J臨睡前有story time。J極愛story time,而且隨著成長對於story time有著他自己的標準和想法。媽咪一定要唸中文,哪怕那本是英文書,請準備即時傳譯。爸爸一定要唸英文。公公唸國語等。誰來story time,是我家的“大紅燈籠高高掛”,看睡今晚幸運被欽點。通常晚上的story time都屬於爸爸,公公台灣回來也會被點,如果爸爸還沒回家,當然就輪到媽咪。媽咪是午睡前story time的常任。如果時間多,story time的故事可以3個或更多,平均都是維持在2個。如果時間不夠,如去了nana家回來晚了等,就只有1個。如果J在當日某個時間表現不佳,也會被罰沒有story time。如果他選擇睡前玩他的玩具而拒絕入房story time的話,他也有權選擇繼續玩取消story time或者相反。這種情況也是偶有發生。

這晚,爸爸不在家,晚餐中的J表現甚差,加上妹妹傷風睡前哭鬧,媽咪心情很一般。黑了面,不說話。J見不對路,默默地完成晚餐後,走去梳洗。我繼續沉默,走進他的房間,準備幫他拉窗帘等睡前事宜。J認定應該沒有story time,站在床前,一見到我進來就說,“媽咪,我唱首歌給你聽,好嗎?” 我心一突,淡淡地,“好呀。”

J站好,開始口手並用地唱:“我愛我的媽媽,媽媽真偉大!媽媽教我努力做個好乖乖。媽媽,媽媽,我做個好乖乖!”

嘩~你這麼小,已經懂得逗人開心的本領。是與身俱來?我怎麼能繼續冷淡呢?

我:唱得好! Miss Tong教的?

J: 是呀!今日Miss Tong教的。

我:那麼,你是否好乖乖呢?

J:我今日不是咯! 不過,我平時都是的。

我不禁一笑。見媽咪笑,J在書架上拿著一本非常薄極其短的故事書,看著我。

唉,唱歌啦,心軟啦。我死死氣:只有一個story呀!

J:好! 好耶~

**********************************************************************

3歲之前,J不折不扣媽咪boy。甚麼都是媽咪。3歲之後,對不起,更愛爸爸。話說爸爸常常趕不及回來story time,J非常失望。媽咪總是讓J在電話裡跟爸爸“講數”。

J:Daddy,why you not coming back for dinner? I want you to do story time!

爸爸:Sorry Jason……(下刪一百字)

J:OK, then how about you carry me to toilet to peepee tonight, not mommy. (半夜叫床服務欽點爸爸)

爸爸: OK! I’ll do it, I promise.

講數完畢的J,一臉滿足。

J:今晚爸爸抱我去廁所,媽咪你不用來了。

我:知道啦!(哼~)

Raising boys一書裡面這麼說,男孩子在三四歲之後,身體發育男性荷爾蒙越來越多,就會越喜歡和爸爸在一起。果然。我,還有甚麼好說? 只能心裡酸酸的,扁扁嘴:你現在最喜歡爸爸啦!

J:我都喜歡你呀!我最喜歡爸爸,你和妹妹!

(不是排好名了嗎?自以為醒目!)

安慰自己,還好還有妹妹,那個甜到漏的甜姐兒。但只怕10日回來,把我忘記,我全軍覆沒呀!

唉,不知道為何,我覺得我失戀了。

點滴

有了孩子後,每次準備行囊出差的時候,心情複雜。跟J說,要聽話,媽咪要去工作在外幾天很快回來。以前的他,似懂非懂,眼神懵懂。今天的他回我“我也要去。我已經大了。”

我看他,只能笑。過一會兒,他噘着嘴說,“我會想你的嘛!”

晚上,如常陪他睡一會,說著話,我突然轉了個身想要躺得舒服些。J捉著我的手說,“你要攬著我的呀!不要放手啦!”

這黏糊。

*********************

早上可能因為吃早餐慢的問題,我跟J冷戰,不理他,送他上學。

生氣的時候,我黑著臉離開電梯。J跟在一旁伸出小手,“媽咪,拖住啦!要拖住的。外面停車場有車車,一定要拖住的!” (這是我平時要捉住他拖手時候說的。他,甚麼都記得,只是看心情想怎樣表演吧?)

一路上我沒有說話,也沒有如平時般播放CD給他聽。他問了我幾次,我都只是繼續不理。放學的時候去接他。一上車,聽到音樂。J很開心: “媽咪,你給我歌聽。你不生氣了?”

我淡淡地說,是的。不生氣了。

J過了一會兒說,媽咪,sorry,你不要生氣啦。我以後會乖,吃飯會快快趣,自己吃,不用你催啦!我不會naughty啦!(現在會主動道歉逗你開心,只是每次都是大致相同的內容。)

- J三歲五個月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