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弟弟呀弟弟

對不起,我愛你!

當每天生活跟著一貫節奏,隨著時間表流逝,你會變得麻木。一週又過了,一個月也就快過。日而復始,每週如是。每天盼著入黑,哪怕只是遊魂發呆,也可以遠離白天的自己。然後有一天,你驚覺這時間的滾輪,轉著的速度好像越來越快,你還是在原地,但眼前的人不同了。

細佬的捲髮呢?昨天還是那個像古歐畫像上的小天使,霎眼已經長大。夏天來了,帶著他去剪髮,因為老師說他的頭髮太長,我愣怔地望著他在髮型屋鏡子裡反射的小身影,點頭和髮型師說:剪短一點吧!夏天到了。

實則是,他長大了。算是跟那個小嬰兒時代告別,從此踏入男孩的領域。

某天在家午餐,細佬突然問我:「媽咪,你是我媽咪,那你小時候,誰是你的媽咪呀?」

「婆婆是我的媽咪咯!我長大了,做了媽咪。所以我的媽咪做了婆婆。」

「那婆婆是否很老了?很老的人都會死嗎?」怎麼突然提到這話題呢?

「婆婆不是很老呀!每個人都會死,年紀大了,身體用透了,就要離開了。」

「媽咪,那麼你也會老,也會死嗎?」

「會呀,當然會啦!」

小人兒忽然嘴一扁,苦惱的表情:「我不想你死呀!你死了,誰照顧我呢?」

本來是感動位,被他最後的問句弄笑了:「傻豬,到媽咪老了,你也已經長大,不需要我照顧啦!可能到時是你照顧我呢!」

聽我這麽說,細佬露出安心的表情,彷彿沒有人照顧他是件很可怕的事。而這個問題解決了,其他就變得理所當然,無所謂了。每個人都會登場,每個人都總會有離場的時候。聽來再自然不過。

再一天的早餐,細佬正兒八經地跟我:「媽咪呀,Ms Chan說我不吃水果,不乖。說我要吃水果啦!」

「哦,她這樣說呀?那你準備好吃水果了沒有?」

「準備好了!但Aunty今早沒有給我水果呀!」他望著自己的餐盤,再望望二姐和哥哥的。

我把我的一碟水果推到他面前:「你想開始試哪樣?士多啤梨?提子?藍莓?」心裡帶著興奮,暗暗祈求他真的會踏出這一步。因為時不時爸爸就會在早餐的時候,遊說他吃一點蘋果,然後他會最終在壓力下,吃下一塊大概米粒大的蘋果。

「橙。」細佬指著我碟裡已經去皮切好的橙肉,面上有著悲壯的表情。

結果,那個早上他吃了兩塊橙,大小加起來大概就是一瓣吧!多麼艱辛的路程,終於走到這裡,一直拒絕水果的細佬,終於肯嘗試不同的水果,雖然真的是那麼一丁點,在意義上可算是一大里程碑吧!

每次放學接校車,細佬只要看到是我站在那裡,隔著車窗的臉馬上笑開懷,然後是飛撲下車跳進我的懷裡媽咪媽咪。因為我經常問他是誰把你生得這麼可愛云云來曲線稱讚自己,有天他突然問我:「媽咪,點解你生得我那麼可愛呀?是否因為你特別鍾意我呀?」啊!我要怎麼答呢,這是上天的恩賜咯。

哥哥出生後,我總是樂此不疲地記錄著他的成長點滴,甚至連喝奶睡覺也有excel表,每週都有照片集。二姐來到後,寫二姐的故事,多數圍繞著她和哥哥有多不同,她帶給作為媽媽的我如何怎樣的新衝擊!到細佬,累積了前兩個的經驗,對我來說,一切都很容易。經歷過天堂地獄,然後再來甚麼,都是遊走於此之間。也可能因為這樣,他總是被忽略的那個。小小的人兒,總有點憂鬱,缺乏安全感。對自己也沒有太多的自信,然後我發覺我好像沒有怎樣特別寫過關於細佬的點滴。不用再去紀錄他的成長,每週也不會花心思做相片集。甚至,我最感恩的是,他都可以自己玩,不會黏著纏著要陪他玩。

再轉移到某個下午,當哥哥還沒有放學回家,而二姐去了外面上課,家裡只剩下細佬。我坐在飯廳享受著我的下午茶,片刻的寧靜。然後聽到在客廳一角自己玩耍的細佬,一邊玩飛機lego一邊自言自語。記得哥哥也有這個時期,就是邊玩邊自己和自己說話。哥哥說的是英語,細佬那天說的是粵語。我望著他一會,拿出手機錄了一段。

茫茫然,時間就過了。總是在出其不意的時候,突然醒覺孩子又長大了很多。好像錯失了很多,雖然我一直都在,但好像沒有用過甚麼心思在他身上。那個在我腦海裡一直是捲著頭髮,甜甜嗲嗲地小寶貝,已經一轉身自己玩著說著,不折不扣地長大了。

然後時間撥到午夜,老公可能看著電視對著電腦,但多數是在沙發睡著,我要記得去抱細佬上廁所。他總是昏昏地半睡半醒,說不了話,但懂得自己站立點頭表示已經完事。把他抱去廁所和抱回房間的短短數秒,是我最喜歡的時刻。就像他還是嬰兒的時候,半夜餵的那餐奶總是最夢幻,乖乖睡著喝完,睡著拍背睡著換片,然後放回去繼續睡。現在的我在把他抱回床前,總也會拍拍他的背再放上床。有時候睡得昏沉的細佬,伏在我的肩膊竟然會輕輕回拍我的背,像是回禮。在這黑暗中無聲無息,我覺得我好幸福。雖然身心很疲累,雖然覺得生活很乏味,雖然有很多說不出的這些那些,至少在那刻,我覺得我還是個有價值的媽媽。

然後定要寫下這篇 – 對不起,(細佬,忽略了你太多)我愛你!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