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情緒低落有時

倦怠期

每個人,在某個時候都會經歷一段低潮,或者倦怠期。在那段時間,你可能甚麼也不想做,甚麼也提不起勁,甚麼也想不到,甚麼人也不想見。心理學家說,有些人會是這樣,這是間歇性抑鬱。因為過了這段時間,那個人可能又充滿力量,幹勁十足,對於未來很多計劃籌謀,好像沒法停下來。有點bipolar的感覺。說得深奧了,就是一種精神病,說得簡單點,或者人自身的一種情緒或荷爾蒙起伏。

不要擔心,我沒那麼嚴重。但的確,我有很多的“提不起勁”。當然你也可以說,不就是步入中年的心理適應期嘛!(唉,不要再提中年!)明明想著要記錄二姐和細佬5歲和3歲的片段,明明記得我們之間的可愛對話或甜蜜相處,但一到晚上,我總是選擇,窩在床上,甚麼也不做。

是的,白天總有固定的節奏。晚上靜下心時,慢慢沉澱,用手指輕敲出一些文字一個故事。但精神慵懶會影響腦袋便秘,往往就是明明滿滿思緒但卻捉不住想不起記不得。或者可以說說,醫生叫我做手術去除肌瘤,但家人覺得我應該看中醫,最後我推遲了手術期,甚麼也不做。無為,有時候是消極,有時候可能也只是給自己喘息。累了,就再停一停吧,追趕的都是孩子們的這個那個,自己好像無事忙。

本來,也可以說說,把做了四年三個月的菲傭姐姐請走了的插曲。其實非常精彩!但星期六早上如打仗的氣氛過後,送走她的當下,是有些心酸失落無以名狀的失望。人性,看不透。靈魂,贖救不了。一切比想像中順利得多,然後留下的是一堆如何善後。只有一個菲傭姐姐的生活,帶著三個孩子,會怎樣?

我沒有太多擔心和懼怕,船到橋頭自然直。何況我何等幸運?有父母在身邊幫忙!再過一週,他們也要回溫哥華。到時才知道,自己應付得來嗎?哈!到時候就知道。應付,當然可以。只看你自己要求有多高,其實退一步想,在外國生活的朋友們,可是連一個菲傭也沒有。她們十八般武藝每天也是營營役役,磕磕碰碰或渾渾噩噩地過了。也不見天塌下來,怕甚麼?

所以,我可能有很多新鮮事,但我沒有心機細緻敘述。自己耐心地等待這倦怠期過去。若問最近最令我發笑的開心事,必然是老公終於瘦了5磅,由岑建勳頭剪了個希特拉頭,當然他自己是不自覺的。請不要去笑他!請繼續鼓勵他瘦身,每天沙律三文治不要吃零食,加油,希特拉!

生活繼續,時間不會為誰停止,我或者只是沒有靈感,又根本就是天份能力不夠。怎樣都好,明天過後的明天總會好起來。其實,精神病,大家不多不少都有點,只是都忙著沒有去看醫生罷了。但醫生其實也不是無所不知,所以天下才有那麼多的荒謬混帳事。

如果,你覺得你也有類似的倦怠期,不要沮喪。總會過的。只要記得護膚就好。除非你真的打算從此不見人。

 

@Hoshino Resort Tomamu 2017.01.31.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