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情緒病

夢裡夢外的神經病

一個月裡總有幾日,頭痛頭暈或周身不舒服。心情也是惡劣。坊間有很多妙方,喝這個吃那個,聽來都很不錯。但對於我最好的良方,莫過於甚麼也不用理,一直睡一直睡,除了起來吃飯上廁所,就一直戀著我的床。多美好!不過,當你有三個孩子的時候,這個實行起上來是有點困難的。因為想睡,但一直被需要,還要忍受說實在我這輩子也不會習慣的聲浪,在這個時候,我的耐性已經潛水,一丁點的事情都可能令我惱羞成怒。(對呀,朋友說,誰叫你那麽愛生?哈,但這個點來告訴我有多愚蠢,對於現實是一點也沒有幫助好不好?)

是的。於是我會很想大喊:我恨你們!我恨你們每一個人!不要煩我,不要找我!我就是一句話也不想跟你們說,我只想黏著我的床聽著我想聽的歌,像一個幽怨不被理解的青春期少女,憤世孤僻。(但事實上你就根本是個師奶呀!還要理會老公有一搭沒一搭的問題和事情,怎樣躲避,也避不開現實。)

是的,每個月總有這幾天,我希望家裡的所有人都避開我,因為我也想避開所有人。朋友說,不會呀,跟你whatsapp不是好好的嗎?對。短訊的世界是可以接受,因為不需要見面,可愛理不理。我連跟老公也只是短訊溝通。在家裡我會請他迴避,自動走開一角,不然就是我迴避躲在房裡。我可以在房裡發短訊給在客廳的他,但請你不要來房間找我。這是種病嗎?

因為這樣,今早我決定,就算我聽到孩子們起了床,我也不要跳起來套上衣服衝去送他們上校車。我只要把被蓋過頭,繼續,繼續睡。然後朦朧間,突然想起昨晚做了個夢。夢裏有個人,跟他聊得很開心,還一起搭著肩膊跳舞。一邊談笑一邊跳,像認識了很久。你好奇那不是老公嗎?一定不是。為何這麼肯定?因為夢裡我見到老公不知從哪裡走來,我就一把推開跟我共舞的男人了!

心想:做人不能那麼過份。

在過去,我經常因為現實的不滿,在夢裡把他恨恨地罵一頓。又或者,夢見他做了甚麼不好的事,然後在現實裡告訴他當作有發生過。(是的,就是分不清現實與夢境的精神病。)所以當今早想起自己發過的夢,對老公有點抱歉,好啦,決定今晚還是睬回他吧!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