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感恩

和2017說再見

2017年進入尾聲。最後這幾個月,確實懶得甚麼都不想寫,本身也是忙,心也一直懸掛著,於是所有話語也如潮退,捲離自己很遠。

在聖誕之前的幾日,這吊著的心終於放下。走過這段,學會或者有時候沉默才是最好的表白。走過的人,相信都會認同,說易行難,安慰鼓勵有時候也可能是種無形壓力。保持正面樂觀,也不是一直可以堅強做到。更多的時候,我們或都處於無以名狀的拉扯掙扎浮沉。所以,說甚麼其實也是徒然。

2017年最後一季,經過數月,總算塵埃落定。那種不知和誰說,說了也是空的無力感,終於離我而去。心裡無限感恩!

本來想就此默默和2017告別,但總覺得這樣對於自己的「園地」有點不負責任。於是還是在小孩們終於都睡了,拿出手機打起字來。和大家說一聲,抱歉,我是走過一季驚慄,由開始自信滿滿到不斷消沉,至最後完全不敢想不願提不可說,然後感激上天還是給了我一個完滿。超級幸運!本來也半放棄了寫作,覺得自己根本沒有甚麼資格說三道四。然而,既然這一年也將快逝去,還是上來說一聲:感謝大家過去一年的關心支持。雖然來了台南度假但每天好像還是忙不停的生活,會一直橫跨到2018。但這也是一種小確幸。祝願每個人都能懷著滿足幸福的感覺走向新的一年。心累的時候,沉默或者才是最療癒的方式。

廣告

I’m Not the Only One

比我大半年的朋友,在她今年生日後告訴我,她其實是非常激動的,對於踏入不惑之年。她生日那天想要告訴全世界,她,40了。當時我有點驚訝不解,我不知道我自己將作何感受,但我想說,半年後,我終於有點明白。

而我,一直是抱著一種矛盾的心情。也因為生活的忙碌,更多是逃避,想說就轉眼過了,也沒作太多他想。我想,大概就跟過去的十年一樣,和家人切個蛋糕,收些孩子們塗鴉式的卡片,和老公當晚出去吃頓飯,拍點美食照。然後,又是一天。

基本上就是因為這樣沒期望,倒被老公的策劃驚喜到了。如果那晚他約我出去晚餐,我大概會猜到。又或者沒有多想,又因為太忙沒打扮就出門,到時候會恨死他不事先告訴我,讓我完全零裝扮。好,這次他真的想周到。他,真的做到了。請女朋友相約,我完全沒猜想。所以,布幔拉開的瞬間是驚訝了一剎,原來那晚事前這一切的兜兜轉轉,都是他在背後!

在這裡,謝謝他。

昨天,是我農曆生日。我因為極度疲倦,很早地昏睡到十一點多。起床,我走去雪櫃把朋友送來的蛋糕,剩下的最後一小塊,拿出來。本想要和他分享。老公歸來,倒在沙發上扯鼾,哼哼地回答不要吃。於是,我就默默地在桌上自己吃完,喝著補血的黑豆紅豆水。合十,感恩。從此,進入人生的新里程。

回想。

十歲,在上海。夢想要一個生日會,像在電視上看到的那樣。結果如願,父母幫我舉辦了一個生日會,早場有同學們來家裡玩,晚場有親人父母朋友來參加。那時候的我,沉迷日本排球青春劇 – 青春火焰(又:排球女將),喜歡學裡面的夏川由加的造型,戴一條彩色的頭帶在額頭上。

二十歲,在溫哥華。媽媽幫我在Robson的Red Robin舉辦了生日會。第一次接受餐廳裡的店員們為我唱生日歌的慶祝方式。除了男朋友,大部份出席的都是媽媽的大朋友。我自己的朋友呢?嗯,我只能說,到溫哥華兩年,個性慢熱的我,好像沒有甚麼朋友。對,那也是我最anti-social的時期。收到人生第一條鑽石頸鏈。媽媽送。

三十歲,在香港。由於工作到處飛,在生日那天安排回到香港。老公來太古城的家裡接我出去吃飯。外出之前,老媽拿著我的Canon幫我倆拍了不少甜蜜合照。相片呢?我們在淺水灣的Spices晚餐慶祝,我最後一個單身的生日。

回想每一個十年,對於升級,我都是帶著雀躍和期待。猶其是在三十歲時,對於即將展開全新的生活充滿憧憬。但這次,沒有雀躍,多了忐忑惶恐。有些同齡朋友的說話,更讓我覺得,四十歲是否一個需要覺得羞恥而最好不要提起的數字呢?是因為你真的由裡到外都老了?是因為你已經在社會來說是將被淘汰的年齡分界線?還是因為你是女性,貶值到可以write-off,除了子女沒人會再對你看一眼?我不解,我害怕。所以我也不想提起。

直到今早,朋友傳來一篇微博的文章 – 曉雪的一枚47歲中年女人的叨絮讓我豁然開朗。感恩還有一班比較理性的朋友,讓我明白沒有甚麼需要恐懼 – 「作為女人,無論多大年齡(或多小年齡),只要能和年齡和平共處,相安於歲月,最好的時光,不是過去,不是未來,而是當下。希望每個女孩兒和女人,都愛上當下的自己。」 – 就是這樣,我40了。我不會覺得羞恥,也非常樂意承認我四字頭。相信自己,可以繼續漂亮地走下去。

(但我有可能會拒絕跟三字頭的你繼續做朋友咯!如果有一天你發現我一直沒理你,那你就到四十歲的時候再找我吧!哈哈哈!)

 

 

 

比甚麼都重要的安慰

和媽媽朋友聚會,說到一些凝重的話題。然後不知怎的說起一件幾年前的交通意外,媽媽失去了孩子的事。是的,好沉重。作為父母,只要聽到類似事件,都會覺得難以承受。很難想像如果發生在自己身上,自己會如何這般。於是,學懂提醒自己感恩。

當A小姐在跟我「研究」一些為甚麼,並希望我可以接受她的想法是完全正確的時候,現在,我除了深呼吸,我還可以閉上眼,想像一些在痛苦中沉淪的父母們,然後跟自己說:「算了吧!至少她還活蹦亂跳,有力氣跟你據理力爭。」哪怕那刻其實真的只想一巴拍扁她,然後大喊:「就聽我說的去做!」

阿媽是沒有時間和力氣再慢慢解釋。有的時候,真的只是時間不夠。趕著上學,趕著坐車,趕著吃飯,因為趕著,沒有時間耐性再去和她糾纏。而她這個年紀,偏偏是對時間完全沒有認識,可以慢慢地穿一件校服,途中穿插自己趴在窗邊看風景,自言自語,多有詩意!多麼美好的年紀,到底為何要趕這趕那過日辰?是我摧壞了她嗎?

有次我忍不住跟她喊:「你知道嗎?時間是不會等任何人,任何事的。過了就是過了!到時間了,就是到時間了!」她迷惘地看著我,還是那句:「為甚麼?」

哈!我也想知道。為甚麼?為甚麼時間不可以停留,等等我呢?為甚麼我們有時間的觀念,而又要在時間規範裡做著某些事情呢?這麼哲學,我沒想通之前,其實是否沒有資格做媽媽呢?

於是,我還是回到起點,提醒自己的幸運,在忙碌在煩躁在就快失去平靜那瞬,跟我自己說:「多幸運!她(他們)還可以激到你生蝦般跳!」這樣想著,居然就不太生氣了。這樣想著,居然就笑起來了。然後我記得我跟她說:「你說的都對,我說的也對。但這刻請你先配合我,聽我說的去做。這樣媽媽會很感激你。你是我的乖女兒!」奇蹟,偶爾會發生。像魔法,魔術師也需要多練習才會順暢自然!

img_9373

跟她說不能穿這個出街。為甚麼?因為這只是玩具,不是給你穿出去。高跟鞋,小孩子發育未完成不能經常穿。為甚麼?後來,我索性google了裹小腳的圖片給她看,說:「因為如果小朋友常常穿,長大後腳就會變這樣!」嚇得她把所有的玩具公主高跟鞋都交給我放到袋裡收起來。有時候,一個善意的謊言勝過萬句解釋。

**********************************************

這晚,終於等到新的菲傭來。車站接到她,帶她回家安頓好已是差不多八點半九點。我跟她說,你一天舟車勞頓,也累了,趕快去休息吧!有甚麼我們明天再說。然後自己坐在沙發裡,想要放空放鬆一下。半分鐘後,客廳的門開了,哥哥探頭出來。最近常常因為忙二姐和細佬,忽略了他。

「你還沒睡嗎?要我來幫你蓋被子?」我一邊跟著他一邊低聲問。那鬼影般飛快跑回房間的哥哥,手拿著他的熊(因為已經小到不能抱)跳回自己漆黑的房裡。看他躺在床上,把身體移到一邊,就是「請你也來躺一會」的示意。我小心翼翼地爬進他的小床。

雖然過了睡覺時間,當我知道他想我陪,都會跟他說些話。作為媽媽,我都是很沒創意地問問學校生活。哥哥反爾會無厘頭地問我:「媽咪,是真的嗎?如果你在地上看到一根針,把它拾起就會帶來好運?」

「傳說吧!快點睡。」

「我六年級的時候,你還會來學校講故事嗎?」

「三年級已經沒有啦!六年級一定不會有吧!六年級的你,應該不會想跟媽媽外出,不會讓我拖著你的手了。」媽媽突然傷感。

「為甚麼不會?我喜歡啊!我才不理會別人怎看我,別人笑我還是baby,我也不介意!」好窩心啊,小暖男。

「不是你會介意別人的眼光,可能是你自己也不想了。長大了,想法會不一樣。快睡吧!」

「是嗎?你怎麼知道?我可能還是願意跟你外出吃飯,因為我鍾意吃。但可能有時候不願意跟你們去,就像現在,我已經有不想去的時候。但最終其實我還是喜歡跟你們在一起啊!」

怎麼我總覺得,跟哥哥聊天,有點像見精神科醫生,尋獲心靈安慰呢?

「好好好!快睡吧!」

摸著他的頭親親。他環抱著我,拍著我的背,問:「記得小時候你這樣拍我嗎?」

「記得,你會跟我說,媽咪,不用拍拍,抱著我就可以了。媽咪都記得。唉,喂!快些睡。不許再講話了!」

慢慢地,靜靜地,不消一會兒,哥哥睡著了。我在黑暗中看著他的臉,今年就快九歲的小暖男,我是何等幸運成為他的媽媽?每次都會不自覺跟他說多了,但每次我都覺得好像獲得了一些平靜和安慰。非常療癒。

雖然我也常常掛在口裡放在心裡,感恩。但其實,我覺得需要時刻記住。只要他們平安健康,就是最大恩典安慰。其他都真的不重要了。

你同意嗎?

img_9300

二年級的最後一次家長講故事。三年級就沒有這個環節。對於家長來說,是一個小小成長紀念里程碑。又長大了一點。

 

我的天使,另類閨蜜

每個人的身邊,總有一兩個天使。不要說沒有,你,有沒有細心留意?

每天一早,他看著我睡眼惺忪,蓬頭垢面地送孩子們去門口坐校車。「早晨!安太。」笑意盈盈。

「早晨,叔叔!我返學啦!」我的孩子們會說。

「早晨呀,叔叔!」我也學孩子們叫他,但我很想找個地洞躲起來。

然後,大概十點,他看見我踢拖鞋師奶裝,手抱弟弟,帶著菲姐出門:「去買菜呀,安太?」

「是,是!Bye Bye 叔叔啦!」催促弟弟打招呼。

中午,見我回家變身化了妝踩著高跟鞋提著手袋,走過大堂。「今日可能下雨,記得帶傘呀!」

看到我扛著大袋小袋跌跌撞撞出現在大玻璃門,馬上跑出來幫我拿進電梯,還加句:「怎麼不叫菲姐下來拿呢?這麼重。」

夏天到了,我們的停車位沒有遮蓋,要找有蓋車位暫租,他拿出一本記錄簿:「嗯,我幫你問問20樓王太啦!遲點告訴你。」

要裝修,希望在同一屋苑找到單位暫居,他說:「我幫你都問過了,暑假旺季,很多都在今個月出租了。你今次可能真的要找經紀?其實呢,你,有沒有問下你的親戚?」哇,叔叔,你真的跟我家很熟哦!但在他提點下,記起可以問親戚確實解決了我們的難題。

看見我和先生推著垃圾站的盆栽回來:「安太,你喜歡植物?我有好多,沒時間打理,下次拿來給你!」過兩日,我家露台多了一盆曇花和鐵樹。

偶爾,他笑著塞給我一袋,問:「安太,你吃不吃這個?別人種的分給我,太多,你拿些回去給孩子們吃!」然後,袋裡變幻無窮,有時是荔枝,蘋果,薯仔,甚至一盒餅或一包糖,諸如此類。

為了菲姐的問題頭痛,問問他有沒有好建議。他聽了我的個案,想一想,說:「人誰無過?你想想到底有多嚴重?有時候給人一次機會,也是一種慈悲。」他拿出聖經,翻開給我看:「每次有疑難煩惱,我就會讀聖經。你要不要拿去看看?」

他,是我樓下的管理員叔叔。有時候,叔叔放假幾天,不在。我還真的略有所失。如果不計較性別,我覺得他可以算是我的另類閨蜜。又或者,天使。

天使,真的是無處不在。你認真留意下。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