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我也不想這樣

一輩子的事

乾旱了整個月的城市,終於有雨了。就像我,每天嘗試著做優雅媽媽,儘量不大聲,儘量淳淳善誘叨叨念念講道理,更像個佛系媽媽,終於也破戒。

「你為甚麼這麼大聲回答我?」我忍不住提高聲量,對著A小姐,我真的好毛躁。我趕時間好不好?

「你不也是一樣大聲嗎?」A小姐一點也不為意。

是哦,阿媽大聲,所以女兒也會跟著大聲。你看看你身邊人發脾氣時有多大聲,大概是因為他/她媽媽也是這樣?我老媽以前常常跟我說,你可知道我年輕時候,是完全沒有聲音的,我不喜歡說話的!認識我老媽的人,都知道她最愛說話了,很難想像不愛說話的她是怎樣子。 是的,現在的我,都很能夠理解別人的我以前怎樣怎樣,做了阿媽之後竟然就這樣這樣云云。不是說外貌身材,原來性格脾氣都會跟著變。難怪古人說,女人結婚是第二次投胎,女人生育是第二次重生。古人的智慧,甘拜下風。可想而知,我「重生」了幾次,連我自己也有點不認得自己了。

考試季節來臨,媽媽群組裡,總有先知先覺的媽媽,為了大家不要太焦慮而提早發一些搞笑的圖片減壓。最近流行的就是恐龍對比照。對著哥哥,我總是比較放心放鬆。然而,他有時候,也會一個不留神,殺我個措手不及。最重要的是,他也有著A小姐的那種愛理不理的態度:「大部份人都這樣,我不算很差。」一點羞愧不好意思也沒有。看著他們,我總會回想,難道我小時候也這樣厚面皮嗎?我們不是都會,起碼,有丁點的不好意思,頭抬不起來說話變蚊鳴嗎?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就會忍不住虎媽上身,老師要改一次,好你自己再改五次!然後課文再給我抄兩次!抄錯抄漏的話,再抄一次!

是的,我們明明聽過很多說這樣其實沒有用的勸告。心裡非常清楚地記得,要正面,要鼓勵,要深明大義溫柔體貼,繼續落落大方,慈母口臉不要變!明明非常認同讀書不求分數,成績不重要的主張,但另一個的自己,心裡就是非常落俗,憤怒沮喪,憤怒到有點明知沒有用,明知傷感情,對大家都是很負面的話和事,偏要說和做。跟自己過不去的一種失控!

看著他們默默地做著自己事,空氣裡滿是沉默的怨懟。想起自己小時候,也常常有那種被罵後,感到非常無辜無奈的感覺。那種鬱鬱,時空轉移,我在他們身上見到。而我小時候見到的身影,跟現在的我合體。

歷史,總是一直在重複。

我也不想這樣。事後,我往往很想講,也很想唱。

「我也不想這麼樣,反反覆覆,反正最後每個人都孤獨。」
「我也不想這麼樣 起起伏伏 反正每段關係都是孤獨。」

唱著是愛情,其實何嘗不適合每段其他關係呢?是的,失控後,總覺得很孤獨。有種明天醒來也不想再跟誰說話的心境。雖說媽媽都比較能夠理解媽媽,但理解還理解,這種孤獨,也就只有你自己,才可以懷抱。

我相信,大部份媽媽生氣時,都有種恨不得從來沒有生過的後悔。也會說出一些不堪入耳的說話,和做點非常不智的事情。可能,這種情緒只是提醒自己,又是時候需要離開一下,透口氣。才能再面對,這些不是說想分手就可以分手的關係。

老公和他的朋友們都常說:xx,是一輩子的事!我想只有為人母,才比較容易體會,甚麼才是真正一輩子的事。一輩子,怎麼聽,都是沉重多過亢奮吧!

廣告

女人的浪漫

男人有女人不明白的浪漫。女人何嘗沒有呢?所謂白天不懂夜的黑,誰又會更瞭解誰?女人的浪漫,說穿了,不過是最簡單,能夠隨心所欲,無後顧之憂地買!買!買!當然,那之後的代價和狼藉,一點也不浪漫。

最近因為準備裝修家居,開始收拾,然後開始為那一座山,苦惱。那可不是說笑的。太多太多太多買了沒有怎麼用過的物品,太多太多太多買了未用已經忘了的物品。跟朋友說起,她建議放上網賣,清理門戶吧!放上網賣,說來容易,其實很費精神。又不是有錢賺,不過是「拿返渣沙」的賤賣。參加過甚麼yahoo拍賣,asiaxpat和facebook的羣組,最終總落得懶理收場。浪費時間。

然後朋友介紹,嘿,有個免費app,最近很紅。很容易的,用了段時間,成功為衣櫃清理出空位。強烈推薦各媽媽朋友愛買人士們用。我聽了一段時間,沒有衝動。因為覺得,很可能跟之前那些甚麼group的雷同,最終石沉大海。唯當對著我的一屋浪費,無法逃避,只能一鼓作氣下載了。然後戰戰兢兢開始拍照,上載,標價,學習應用。才幾天,居然賣了好幾件物品。

歡天喜地,跟朋友報喜。成功了,成功了!哦,你定價太低,別人當然搶啦!是嗎?那,賣不出的,是訂價太高嗎?那減價賣,可以嗎?買家出價了,但我又不捨得賣了,該如何?一羣女人,居然為了怎樣處理自己的浪漫後果,在whatsapp羣組裡熱鬧開來。

我的第一位買家,很爽快。二話不說,就過數到我的銀行帳戶,要求我寄順豐到付(買家負責運費)。當我確定銀行戶口收到款項後,就寄出了包裹。在這之前,我其實跟她叨叨地說明郵寄的風險。她說,知道,我不是麻煩人。信你!

衝著這句,我居然覺得很窩心。在這網路難分真假的當下,這樣的一個陌生人,爽快地跟我買二手物。雖說賤賣,我竟然覺得開心。真的變態。

第二位買家,約了火車站當面交收。一位皮膚白晳,還箍著牙的可愛女孩。她看到包包,眼睛發亮,直呼好美好美。為甚麼不要了?我說,我沒用,放著可惜。心想,年輕真好!年輕可以為自己心儀的美物如此興奮。年輕時,總因為口袋沒有錢,而想著方法省錢買心頭好。我,忽然看到年輕的自己。

雖然,我賤賣了一些沒感情的物品。想來想去,金錢時間上,總也是虧蝕。(最好就是斬手再也不要買!殺了我吧?!)我為了甚麼呢?想著想著,自我安慰。其實,身外物轉讓,也只是一種承傳。如果找到有緣人,比賣得好價錢更重要吧?反正怎麼賣,都賣不贏買時的價錢。如果這不被我珍惜的物品,因機遇能去到愛惜它需要它的主人手裡,也不失為一件美事。好像自己也變相做了件好事。是吧?哈哈!

我常說,自己不是個浪漫的人。但往往在這種無稽的事情上,我可以非常毛骨悚然地浪漫!女人,最無憾的,不過是能遇到寵她的男人,不必明白她的浪漫(女人何嘗明白你的?)卻也不會皺眉驚恐甚至翻臉不屑。女人,拿著自己曾經的戰利品,一邊沾沾自喜,一邊自慚形穢。這種帶著矛盾的自我安撫,也是減壓的後續。這邊廂賣著,那邊廂又買著,一時嘆息怪責,一時又驚呼興奮,你懂甚麼?

但這幾天,經過這新app的洗禮,最讓人振奮的,莫過於那素未謀面卻大讚你好人的陌生留言,和可以在自己放賣的物品照片上,狠狠地點上SOLD的字眼!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