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時間走得太快

落在時間之後

完成總結希臘之旅的一些零碎,而現實是剛從台灣回來幾天。如果要追,還有農曆新年假期的北海道滑雪,加上剛過的台灣參加婚禮的隨性之旅。如果只是說旅行和遊玩,可能我都還要再寫一兩篇,然而緊接著要來的就是復活節,我們將去桂林。

是的,看得人好羨慕!旅行,總讓人興奮莫名和開心。但現實一點,畢竟不是只有我和老公兩個人的花天酒地,還能擁有說走就走的瀟灑,身體也不是二十幾歲時的健壯。每一次歸來或甚至在旅途中,我都已經開始累到病。所以今次且不講旅行,講病。

2018年快過一季,我已經病了兩次。醫生下令我要麼輸血要麼打鐵水針,要麼乖乖吃雙倍份量的鐵丸,不要再趴趴走!不然難保隨時暈倒。我是真的腦子有病,才總把生活安排得密麻麻,然後時不時忘記這個約會失席哪個場合,在社交媒體的形象是個活躍的好動女子,但私底下骨子裡其實真的只想賴在床上睡覺24/7。除了懶,我是真的累。怎麼都睡不夠的累。累的人,情緒耐性多數也不會好到哪裡去。面色也不會比鬼好看,不是臭臉,就是真的頹靡。

健康,其實才是真的最重要。躺在醫院打鐵水針的時候,甚麼也做不了。因為血管難找,最終護士姑娘幫我打在右手腕,所以破壞了我原以為可以玩電話的想法。左手連著血壓機,如是者兩個多小時。但更多是等待,等護士來檢查,等醫生來,等帳單,等買單。等雙手空出來,可以自己起來喝水去廁所。那麼的大半天,我躺在床上看了兩部HBO電影,可算近期難得的空閒。和在飛機上狹小的空間看戲相比,醫院的病床就是頭等待遇。我也沒有虐待自己,到覺得真的很餓的時候,還是沒有等出院就叫了醫院的餐。真的不能說好吃,但總比餓著要好。

說到這裡,你可能會問,老公在哪裡?老公,那天在工作。放工後好像有工作應酬晚餐,然後是DSOBA的甚麼鬼。最愛我的父母遠在加拿大愛莫能助。相對最可愛的就是菲傭姐姐倆,畢竟靠他們把三隻小鬼搞定。那晚回到家,我還趕及在哥哥睡覺前跟他晚安,告訴他媽媽不在家時他的一些活動安排。然後繼續收拾行李準備第二天的行程。最後有時間還開車去加了油和在24小時開的惠康買了菜。有時候聽來有點孤獨的事情,純粹是因為自己太強大吧。你問我,覺得辛苦嗎?我覺得生活待我不薄啊!至少第二天我還是順利和孩子們出門飛台灣去玩了!

是的,說的都是差不多兩星期前的瑣碎事。這時間過得如流水,我怎麼追怎麼寫,都是發生了很久卻總覺得還在昨天的事。有點走不出宿命的困惑。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