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為人母

我在看你看我的倒影

下午到黃昏,通常是我最忙碌的時段。三個孩子都放學在家,不是忙於應付細佬,就是忙著帶二姐去她的課外活動,最後還要兼顧哥哥是否有功課上的問題。在這樣忙亂的時候,我也會一心幾用,再加指揮菲傭姐姐和回覆手機訊息。

最近每次我拿起手機看訊息或在打字回覆,有個八卦的小孩便會站在旁邊一起讀。英文無難度,中文就顯得困難。有時候我側身,問他:「為何要看媽媽的訊息呢?」他呵呵地傻笑:「就是想知道咯!難道你有秘密不想讓我知道嗎?」

鬼靈精的年紀!我正色跟他解釋,其實不應該在沒有對方的同意下,看別人的訊息,這樣不尊重人,云云。突然,我靈機一觸,笑道:「你以後長大有自己手機的時候,我也可以任意看你的訊息嗎?」「不能!」他搖搖頭,笑著跑開了。

失望。心裡滿滿的失望,湧上了臉。我拉長臉,追回他:「真的不能嗎?為何呀?」他看看我,狡黠地一笑:「看情況啦!」像是安慰我。「有些可以,有些……嗯……可能……嗯……不……可以吧!」「唓!」我翻白眼,沒趣地走開。

晚上,跟孩子們交代吃完晚飯後的安排,因為爸爸媽媽要外出看戲。「啊!」三個一起哭喪著臉,很是不滿。哥哥靠著我輕聲說:「怎麼你們每晚都出去玩呢?」「每晚嗎?不就是昨晚和今晚?前晚沒有,大前晚也沒有,明晚也沒有呀!」我反駁。「但,你不覺得你們最近外出玩得多了點嗎?不公平哦,為何大人可以晚上去玩,我們不可以呢?你為何不帶我呢?」他開始嘮嘮叨叨,有點像個老太婆。

「哪有不公平?爸爸媽媽也想要自己的時間和空間。如果將來你長大,你也會想和朋友外出玩吧!到時候,我可否說同樣的話,然後要你帶我一起去呢?」我又將角色掉轉,悻悻然問他。

一時語塞的哥哥,想了想吐出一句:「不……太好吧!」

我一把抱著他,裝作不忿:「為何啊!我將來也會好想跟你同你的朋友外出哦!帶我去啦!」

笑著逃亡的哥哥,一邊走一邊高呼:「不用啦!不用啦!到時你老啦,留在家裡乖乖啦!」

以上,兩件事,你會覺得有點心酸和無奈嗎?你其實想聽他說,好呀,給你看啦!當然可以啦!隨便看都沒問題!好啦!帶你去啦!當然要帶你去啦!

但其實,你應該酸嗎?你想想(你到時候再回想想)你也曾經擁有了自己的私隱和時間,跟他們說,請給我空間。你也曾經留下孩子自己出去放鬆玩樂,那麽當他們長大後,留下你出去和朋友外出遊樂,又有何不妥?你其實應該覺得:只是時移勢易,角色調換了而已。

這就是歲月。很多人忘記了自己的曾經和自我。因為透不過氣,感覺疲累,想喘息或種種,而避開總想一直黏著自己的孩子們。到他們長大後才發覺,到自己想要黏著他們時,他們已經有了自己的天地。總是想著自己為他們做了甚麼,而他們又為自己做過甚麼。卻忘記自己曾經也放過假偷過懶,在「賣身」給孩子們的時候也有想辦法找時間做自己和放鬆。最重要的是,在「賣身」的時候,所得到的甜蜜,擁抱,親吻等等,都不算愛嗎?

這世間哪有絕對的公平,但總也不能時常抱著度量衡去走每一步吧?很多,你已經得到,只是後來你忘記了。很多,你曾經擁有,但你當時覺得不需要。

是嗎?

 

廣告

一場遊戲一場夢之你還頂得住麼?

踏入九月最後一日,秋天缺遲遲不肯露面。面試季節,很多家長都處於精神緊張壓力接近爆煲的狀態。每天都問,這遊戲甚麼時候才玩完?

但其實大家知道,當第一輪面試陸續完結,第二輪的面試已經悄悄大軍壓境,逼在眉睫。有些更有第三輪,或者候補時的第四,第五輪。這個緊張刺激的遊戲,現在才熱身完畢正式開始!

和某個媽媽閒聊,她問我,到底面試衣著有甚麼關係?你為何在臉書的post裡提及?這個媽媽的小孩今年考幼稚園,所以我馬上安慰:其實幼稚園面試的衣著,不用考量太多,只要大方醒目,小朋友穿得舒適就可以。

那考小學就不止這樣嗎?當然不止!(但其實你也可以認為是我庸人自擾。)

考小學的面試,小朋友自己進入考場自己出來。穿的衣服除了要大方得體舒適之外,你要考量:

  1. 某些學校有運動環節,可能要跳繩拍皮球跑步單腳跳不得而知。女孩子穿著裙,跑跳打滾會否不方便?跳繩時會否被裙勾到繩,影響表現?還是露腿會加分?
  2. 某些學校面試,需要脫鞋進行。你給孩子穿綁帶還是魔術貼?方便穿脫還是因為只是好看?
  3. 這個月份還是那麽熱,在學校外等進入面試場地,有時候需要在戶外排隊。穿得太多會中暑,但室內可能冷氣強勁,太少又怕受寒。到時打個噴嚏鼻涕兩行也就算了,但如果一不小心噴老師一臉,當作何罪?究竟應該長袖還是短袖?抑或短袖加一件薄外套?
  4. 好,加外套吧!那是要拉鍊還是釦鈕?小朋友自己在裡面的時候,也會因為熱而脫掉或之後自己再穿上(有發生在小女身上)。那你幫小朋友準備的那件外套,方便穿脫嗎?這些看似簡單的自理能力,小朋友大多數在K1的時候都應該熟練的,是否也是老師評估小朋友有否被寵壞的評分點呢?
  5. 運動環節的話,穿著皮鞋或鞋底單薄的鞋履會否容易受傷又阻礙發揮?跌倒了,因為自尊心受損開始大哭或鬱悶在心,因此而影響了之後的表現又怎算呢?運動鞋的話,花俏搶眼有閃燈,會否讓人(小朋友)分神?你是為了讓對手小朋友分神嗎?但你怎麼能肯定自己的小朋友不會因為閃燈卡通人物跟旁邊有相同喜好的小朋友恍如隔世相認而談開了並秒速成為好友(這種例子在女孩身上最容易發生),而忘記專心聽老師指示?
  6. 雖然你可能在面試前已經帶他/她去過幾次廁所,但這不代表他們不會在面試中途再去廁所。那麽他們所穿的褲子或裙子有方便他們自己如廁,然後可以安然穿回得體嗎?你給他們的服飾,不能只是為了表面印象,起碼不要給他們陷阱吧!
  7. 幾乎每間學校面試都會在小朋友身上黏姓名號碼的貼紙,那麽面試服裝的質地是否適合黏貼紙而不會因為黏不住一直脫落?(我有朋友的女兒真的因為貼紙一直脫落,要不斷撿回貼上而完全無法集中好好應付面試。)

第二輪面試多數都是面談形式,有些更有家長陪同。所以服飾考量又變回簡單的大方得體舒適就可以。你可以到時候再考慮是否需要如行紅地毯般的隆重服飾,或另類地把「我愛(學校名)」印在心口家庭服出席。

跟小孩只是報幼稚園的媽媽分享我覺得考小一時,在第一輪面試為女兒準備服飾時所要考慮的煩惱,她的反應是:不會吧?那麽誇張!好在跟我無關,我只要專注幼稚園面試事宜就好!

是的,凡事走過,就會覺得當時不過如是。幼稚園面試,對於現在忙於小一面試的我們,實在是小菜一碟。願走過這一役的我們,回頭不用百年身也能灑脫笑談當時的瘋癲和緊張。如果你發現你在超級市場購物的時候,不覺意拿多了兩包朱古力薯片杯麵,在小朋友熟睡後,看著電視和朋友whatsapp時,無意間鯨吞了這些令你減壓的食物,不要內疚自責。這很正常!我才吃了豐富的下午茶,晚上又開了一包珍珍薯片和出前一丁黑麻油杯麵。這些以前只有在懷孕時才會放縱自己的垃圾食物,在這非常時期,是我們最好的安慰,就縱容一下自己吧!睡一個好覺,明天繼續!

【下一次(有時間)再分享製作Portfolio時,需要注意考量的事項。】

P.S. 純粹分享個人經驗和感受,沒有科學根據,也不是甚麼真理秘笈,可當只是發自肺腑的廢話。

開始

北美假期結束,回來後除了跟時差搏鬥,就是處理一連串的事情。其中最最最重要的,當然是申請小一和準備面試。

真的不想面對,但又有甚麼可逃避呢?只能硬著頭皮,迎面上。很多人說,你有過經驗,應該駕輕就熟。是的,有經驗,但那是三年前的事,我連三日前的事有時候都不記得。還有,那個是哥哥,天使男孩。這個是妹妹,強頑的敏感女孩。他們兩個由出生到成長,其實真的沒有甚麼是相似的。唯一所同就是父母一樣,和腳趾長得實在相似。所以呢,這所謂的經驗,真的幫不了甚麼。

你問我,緊張嗎?有一點。情緒上,更多的是焦慮。腦海中總是想著有甚麼忘了有甚麼未做有甚麼我會到時才「哎呀」的事情。負面的我,覺得,就是難和煩。龍年小孩,個個都戰鬥格,競爭太厲害。我家的小姐,還是算罷啦!正面的我,覺得,很多時,也真的只是天時地利人和,她有她的命和運,擔心也是多餘。不如樂觀,相信總有適合她的學校在等著她。一切放鬆隨緣吧!

我告訴自己,我只需要好好控制我身體裡的魔鬼,把她鎖起不要讓她走出來。凡事都冷靜地應對,給她微笑鼓勵和讚賞。做一個天使媽媽。我們一定可以熬過這一段!給所有正受同樣煎熬的媽媽們,共勉之。記得,這只是一場遊戲一場夢。

願一切發生的,都是最好的安排。加油Miss A!

輸贏又如何

這幾日,有位說要贏在射精前的媽媽被網友批評攻擊。老套點說句,贏在xx線,是N年前老掉牙又譁眾取寵的虛無說法。不知道哪裡跑出來,但特別被傳媒愛用。最近電視節目翻炒,延伸出甚麼贏在子宮裡贏在射精前等讓人咋舌的話題。其實,看一眼宣傳片段,就大概知道是電視台催谷收視的gimmick!大家真的不要太認真,也絕對毋需要去攻擊那位媽媽。我沒有觀看那個節目,沒中節目監製的下懷。不過也好,讓我這位本來忙得水深火熱,沒有時間思考下一篇的寫作媽媽,突然有了題材。讓我也來抽下水吧!哈哈。

不管是社會問題也好,社會現象也好,不管是傳媒吸睛手法刺激收視率增加話題也好,不管是教育制度問題也好,不要再罵這罵那,不要再抱怨了。因為抱怨,解決不了問題。

其實輸贏,是個很有趣的概念。不知道從甚麼時候開始,人就對輸贏有種執著。看我家三隻猴子一起玩,大的兩個玩遊戲,輸贏的反應,就是很自然流露。開心喝采和失落哭泣甚至生氣。最小的那個,雖然不懂輸贏這兩個字,但只要爭奪玩具時,輸了,便是哭得撕心裂肺,相反,得意洋洋四處逃竄!這,大概真的是與生俱來。

競爭這個概念,在這麼小的孩子心裡,就已經自然產生。可能就是適者生存的基因深埋在血脈裡。每次我看見孩子輸了遊戲後的反應,我都很忍不住想笑。為甚麼要這麼生氣呢?為甚麼如世界末日呢?他們小小的腦袋,只會回答你,就是不喜歡輸。就是想要贏!

於是,有一日,我跟哥哥說。你看看,其實任何比賽或競爭,贏的只有一位。其餘的,用我們的標準,說穿了,都是輸。贏者為少,輸者為眾。但沒有人輸,又怎會有人贏?為甚麼站在贏的位置,可以接受,相反就那麼難受?如果用機會率來計算,就像買六合彩,贏的人總是少,輸的人一定更多更多。那麼,懂得應付輸的感覺的人,不是比只會接受贏的人厲害嗎?

這段話,其實頗深。我沒有預計哥哥的年紀會明白。但他想了想,對我說:「媽咪,你是說,如果我輸了但可以不生氣,無所謂,這樣是更厲害嗎?」

「嗯。可以這樣說。我小的時候,公公婆婆教我,不要把得失看太重,輸贏都沒有甚麼大不了 。其實大概也就是這個意思。有輸就有贏,你不會一直輸,也不會一直贏。又有甚麼所謂呢?」

後來每次玩遊戲,我就是故意不讓他,看看他的反應。我真心覺得,輸贏不是最重要。讓子女贏在哪裡都不重要,最重要是輸得起!能培養自己和孩子這樣的氣度,基本上,你就不用擔心孩子將來怎樣。生存,其實不難,為甚麼會變得難,是因為大家的價值觀,態度和要求變得複雜才會顯得難。孩子的將來,不要擔心,因為我相信,只要他們善良,有分辨是非的心,正確的做人態度和價值觀,人生路,任他們怎走也走得出自己的天地,怎走也不會錯到哪裡。有一顆強大的心和意志,承受得起自己在甚麼位置,都可以悠然自得,不卑不亢。這樣比一心只想怎樣可以在別人前面更有用吧!

如果用世俗的標準,除非你是含著金鑰匙出生的皇親國戚,否則都是輸的一羣。那麼與其那麼辛苦研究可以贏在哪裡,倒不如想想如何輸得起,輸得自在!

教曉孩子(或自己)如何輸,才是正路。因為,贏,是天生就能接受的感覺。反而輸,是要去學習承受的。需要教和磨練出來。生為父母,不要胡亂被傳媒亮麗新奇的字句模糊了自己的焦點才是。

Love You Forever

有本暢銷兒童書Love You Forever,有人愛,有人討厭。不知道你是哪種,但,我哭了好久。

回顧人生的幾個重要時刻,能夠讓我熱淚盈眶的,正正是當我正式成為母親的那瞬,在手術室首次見到J。我總覺得,當有個生命在你的身體發生的時候,你的整個人簡直可以說也跟著重新re-program了一次。不愛哭,不易哭的我,變成了我以前不屑的,眼淺女人。看新聞,聽首歌,讀段詩,都可能引起眼淚氾濫。

怎麼回事?歸咎荷爾蒙安排的重生。

帶J去上空手道,是每週少有的,只有我和他兩個人的時間。很多有趣的對話都是在短短的十分鐘車程裡發生。譬如,再結一次婚。這天,當我邊開車邊瞥見沙田文化博物館的海報,心想著甚麼時候去看Monet的時候,J從後座大叫:媽咪,are you happy? (大叫是因為我跟他說,如果他坐在最後一排,而車裡播放著音樂的時候,請他大聲說話,因為我會聽不到。)

回過神:開心呀!為何突然這樣問?

J聳肩:Nothing, just wanna ask. 因為你有日也突然這樣問我,你快樂嗎?我覺得偶爾這樣問候一下,感覺挺好的。

哦。我開心呀!多謝你關心我。(你這個暖男,如果可以對妹妹也這麼溫柔就好了。)

和J從空手道班回家,A一見到我,就眼淚來了。媽咪,我不見了你。你怎麼不等我回來才帶哥哥去空手道?

(但不是每個禮拜都這樣嗎?為何今日突然要哭呢?)

我的直覺告訴我,不要跟她解釋不要跟她講道理。她,可能因為疲倦,情緒失控。而且,歷史教訓我,多數會因為理性地講道理而墮入無底深淵。最終大家一起火山爆發。於是我,只是迅速地蹲下,張開手,說:來,媽咪,抱抱!

抱著她在沙發坐下。搖呀搖,拍拍背,親親頭髮。十秒後,問:你今日去辦護照的時候,收到甚麼禮物?

A抬頭看我,眼睛發亮:Sticker!

然後開始淘淘不休地說起,那個小包包裡面除了有甚麼貼紙,還有甚麼小本子。(有驚無險,順利過渡。)

放下A,讓她專心玩貼紙。L見到媽咪空了出來, 撲了過來:媽咪!

帶著哭音,面容扭曲,明顯是抄家姐的戲碼,但不懂內容,只知道這樣會有免費擁抱。我當然不拘,搖呀搖,拍拍背,親親頭髮。不用我說甚麼,他已經高興地推開我,離開去找別的樂子!

晚上,依然只有我陪J和A入睡,一個要我側身抱著她,一個側身從後抱著我。這樣睡了兩首歌。晚安,寶貝。若干時間後,從監視器看看孩子們睡覺的情況。一天的母職,到此為止。

印象中,我好像從來沒有跟任何人說過,但看著熟睡的JAL,會不自禁地說:Love you forever!

還帶淚,真的。

 

 

沒有中間的心

朋友說我偏心,都只講J的事情。

我承認,我是有那麼點兒偏心,OK,或者更多。但,這不代表我不愛A(和L)。

雖然二姐麻煩事很多,性格太女人,跟我這個男人頭媽媽不太合,但我當然是愛她的。那種愛恨糾結,非筆墨能形容。

初生的A,就比哥哥難服侍幾倍。但老實說,如果拋開第一個的經歷,其實她也只是個普通嬰兒。所以說先入為主的主觀,對她是不公平。是,世事很少公平。有誰人可以完全不帶著主觀去對待每件事每個人呢?我也只是現在領悟,當時根本沒這麼檢討過自己。

因為弟弟的出生,A經歷了人生的第一個創傷後遺症。當時的恐怖,不想提。但當時也沒有很理解她的需要和轉變。也是因為帶著主觀和產後荷爾蒙失調所致。現在才自我批評,我這個媽媽其實不是做得很好。

但我總安慰自己,做錯做得不好,不緊要。最重要,我會改會進步。人,只要懂得不斷自我審視,檢討然後改進,這樣的人生態度已經不俗。

現在的A,很好溝通。脾性也比之前好,當然要知道這是雙向的 - 媽媽對她的態度改變,她的習氣也會改變。

升上K1的A,表現比我預期還要好。每天回來都歡喜地訴說學校生活,總是笑著跳著,很開心。

最近有件事,想記錄。

有晚臨睡前,如常陪伴三首歌。在黑暗中,A突然坐起來,跟我說:媽媽,我想和你結婚。(我對你那麼惡,你還要和我結婚,可想孩子的記憶力不是差,只是他們都愛記得你的好。)

那天我帶她去中環看眼科醫生檢查,路經櫥窗看到婚紗展示,她雀躍地看著指著說將來結婚要穿那件。


原來白天的事情在臨睡前又浮現她腦海。我說:傻妹,你不能跟媽媽結婚。媽媽已經和爸爸結了婚。你要和別的男孩結婚。

A:哦?那我要和爸爸結婚?我不要。我要和媽媽結婚。

我:結了婚就不能再結。你要和還未結婚的人結婚。而且家人都不可以,那人必須是你朋友。

A:哦,那我要和M結婚咯?(M是A在幼兒班認識到的最好朋友,女孩子。兩人總是玩在一起,可惜K1大家不同校舍。)

我:嗯,你有沒有男孩子朋友?

A:有呀。(她開始數她認識的男孩子同學)但媽咪,我真的不能和你結婚嗎?我很鍾意你呀!

她的語調很憂傷,這種女人腔,好像隨即眼淚兩行的感覺,我是很受不了的雞皮疙瘩。

我好言安慰,催促她快睡覺。

結婚,還是很遙遠的事。你要長大後才能做。還有很多時間慢慢選擇。幫她蓋好被子,拍拍她。雖然有些肉麻,但也覺得心甜。兒子曾經說要和nana結婚,他可從來沒說要和我結婚,反而女兒給我「驚喜」。


人說女兒比兒子貼心,將來就知道。我想說,孩子,除了不要經常拿來比較外(雖然很難做到,但起碼比較完不要計較),對於將來他們將怎樣對待你,也不要有太多他想。其實在他們出生成長過程中,他們何嘗不是已經回報給我們很多?著眼現在,孩子們已經給我太多。我不期望將來他們對我怎樣,我覺得擁有現在已經是幸福。

再說回偏心,hello,其實誰的心是生在正中間的呢?不偏不倚,是傳奇好嗎。我,只是努力平衡著。主觀是先天,客觀要努力,好不好?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