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申城

再訪魔都之我愛上海粗口

跟著一羣大媽,沸沸揚揚,步下飛機。我和媽媽走在自動電梯,這輸送帶把我們推前得更快。耳前耳後,傳來熟悉的方言。整個T2,還是很新很乾淨。跟三年半前的時候,一樣。

拿到行李拖著走出接機大廳,眼前景象陌生,心想,我的記憶衰退還真有那麼嚴重嗎?媽媽的好友冒著週五晚塞車塞到下世紀的可能,還是帶著司機來接。我們感動流涕。

跳上白色buick七人座,車子啟動,在交錯蜿蜒的高速公路,燈光迷濛,縱橫馳聘左右換線的加速減速感,提醒我:歡迎來(回)到上海。

DSC06289

我下意識地檢查一下剛才一上車就扣上的安全帶,確認沒有鬆脫。然後閉目,安靜聆聽媽媽和她好友的寒暄對話。

「下週要趕回台灣投票嗎?」老媽問。

「不回去了。」大叔回答。哦,這倒是比較少有的,我們認識的台灣人,大都很熱血地為了投票而趕回家鄉。大叔居然那麼另類。

「是因為知道蔡英文一定贏嗎?」我忍不住搭腔。

「也不是。活到我們這歲數,有的時候,就覺得,這東西,十年河東十年河西,老百姓也就那麼一粒沙,這麼過了。好的,壞的,也大都是事後孔明。小生活小日子,遇到的也就是個時勢。遇不到的,也就是個命。」說得好像完全平行時空。我噤聲無語。我們大部分的人,不都是活脫脫地平行時空嗎?看得見聽得見但好像跟我們沒關係,因為在另一個時空。還是如看著電影,雖然有感,但總覺得只要走出戲院,就能擺脫?

「你在上海也要快二十年了吧?」老媽追上。

「是哦。看著這城市變遷。過些年,也要退休了。」大叔背著我們,好像在跟自己說。

上海,這座城市,對我來說,總似乎百感交集莫名感動,但苦苦思索想來想去也只得個空虛,說不出的惆悵。童年的回憶,跟眼前這影像,根本搭不上邊。就算某些舊區舊街舊物還保舊貌,骨子裡,對於我,就是不一樣。從裡到外都整了容的美人,那靈魂,還一樣嗎?

車子一路頭文字D,過了盧浦大橋後忽然像便秘的大腸。每天這樣,很難不瘋癲吧?

看著窗外。你問我,上海美嗎?

很美!梧桐樹街道,古老歐式建築,小資情調,加上方言的吵雜。就是因為這些,還能認出,這是我出生住過十一年的地方。新的商業區,高樓林立,咖啡館餐廳酒吧商場,整個香港搬了過來似的,時代廣場,K11,IFC,連名字都一樣,內籠甚至比香港的還好。但,總有些詭異。

我,看著手機。掙扎著要不要漫遊。漫遊日費,無限上網,重點是可以上Facebook,instagram,LINE,任何國內被屏蔽的網站。不漫遊,周圍都有wifi,能夠節省些盤川。唉,真是煩!

但,如果生活,只剩下微信,那其實有沒有wifi也沒分別。只差whatsapp跟老公報平安而已。既然老媽在,可以hotspot熱點分享。那這日費應該還算值得。所以,只要有漫遊,依然能跟外界緊貼。當然,還有VPN。

到達威海路的公寓(被荒廢的住宅),感謝大叔百忙抽空來接機(他還要趕飯局),道別。然後上去拿些上次老媽留在那裡的行李。因為老媽說,我這個嬌生慣養的小姐,天寒地凍,住不了這種年久失修的地方。所以我天大面子,可以去她好朋友家住。而這位好朋友還會親自,在交通這樣困頓的情境下,駕車來接我們。再次感動流涕。

嘿,她說我嬌生慣養,但她好像就是那個把我嬌生慣養的主謀。這情況,該是溫情點還是搞笑點呢?

「所以今晚,我們到底是住哪裡?你的好朋友好像有幾個住處。」我忍不住問,自己連自己住哪裡都沒搞懂就出發的旅行,還真的是第一次。

「新華路吧!你好煩,人家總會安排好。擔心甚麼?」老媽邊整理行李邊沒好氣地答我。我好煩?我不過問了一次,好吧,我很煩。

新華路。有一整排梧桐樹,非常壯觀美麗的街道。(當然不是只有新華路才有這樣的壯觀)據說一直是很多文人作家藝術家的居住地。在以前,只要你說你住新華路,好像馬上氣質就會加分。不知道現在是否還有這樣的偏見。但我當下,突然也覺得自己有些仙氣。

新華路。好呀!總比廚房廁所的磚塊都掉了一大片的公寓好吧?雖然威海路的公寓,就在上海大劇院後面,絕好的地段。老媽兒時居住的區域,所以她每次來到這裡,就興奮無比,叨叨不休,懷緬過去。因為我沒有相等記憶,所以沒有相等雀躍。我,還是覺得新華路,比較仙。

「Hello,hello,快些上車。走,我們吃飯去!」老媽好友的車停在樓下,聲音已經從車裡飛出來。

「謝謝Aunty來接我們呀,打擾你了。」我禮貌招呼。

「謝謝你呀!真的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呀!你知道,我為我這女兒。」老媽也補上,還要點我名。

「哎呀,客氣甚麼!別囉嗦。我們去吃飯。餓死了!你媽好煩哦!」Aunty很新潮地穿著馬褲皮衣,個性爽朗,講話很江湖兒女的感覺。

車子一轉彎開出馬路,一個急剎車。我還沒搞懂甚麼狀況,就聽到Aunty破口大罵,一堆上海粗口,問候那個她認為不會開車的瞎子。然後一踩油門,車子又飛了出去。問題是,她這樣罵,只有我跟老媽聽得一清二楚。那個被罵的人,其實應該根本聽不到吧?

久違的上海粗口,從潮阿姨嘴裡聽到,不知道為何,如此親切兼喜感十足。

看著眼前寬闊的馬路,頭頂交錯的高速公路,底下透著暗藍的燈光,射在無數看不懂混亂的交通指示路牌,我,不禁大笑起來。

DSC06291DSC06292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