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碎碎念

人生裡艱難的一課

今年,秋天來得特別晚。早晚的涼意,很快被中午的烈日蓋過。今年,面對認識的朋友突然離開,一宗又一宗。今年的秋天,沒有往年的美,颱風山竹破壞了很多的樹,還有很多枯著掛著歪著倒著等待善後。今年的施政報告,怎麼聽,也總覺得是在推這片美麗的土地走向深淵。

有人說,人生的課題,最難就是要學懂如何道別。不懂得面對離別,不懂得處理那突如其來的死別帶來的情緒波動,不懂得反應。該說甚麼做甚麼,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詮釋。想哭,哭不出眼淚,想堅強,卻崩塌一地。想做些甚麼,卻不知何用,想給予最合適的回應,卻不肯定有否意義。抱著信仰,相信總有一天會再聚,是一種正面的安慰,還是選擇想著下次再見面的輪迴,或者塵歸塵土歸土的乾淨。都是個人如何走下去的選擇。

記得十年前,剛剛結婚。開始多了和家姑相處,分享著最近陸續要出席哪些婚禮。身邊的人都和自己正好步入這人生的新階段。然後她說,你們的年紀正忙碌著出席婚禮,我們的年紀最近都忙碌著出席朋友的告別式。聽來哀傷,但又好像平常得只是步入了人生必經的另一層次。生老病死,喜怒哀樂,不過如是。

其實,試記憶自己出生的時候,你記得嗎?有感覺嗎?相信絕大多數人都不會記得自己的出生。然後再想像一下你的離開,你覺得你會知道嗎?我隱約感覺我們到這世界的報到和道別,應該是首尾呼應的和諧。來到和離開的人,自己應該都是混沌的吧!大部份人,在母體歷時十月後來到世上,離開時卻可能只是瞬間。真正的難題,是給留下的人。你,之所以(還)存在,是因為你還需要繼續修行,面對和處理人生種種。

道別總是難過,要堅強說再見,相信會再見也極需要勇氣。但,如果告訴你,之後就是甚麼也沒有,沒有再見,你是否會覺得人生灰暗毫無意義呢?不會吧!怎麼說,來世上走一回,如何走,做甚麼都是看你自己。不管有沒有之後,重要的還是你怎麼走出了你的人生。倒底那傾盡所有堆砌出來的人工島,是對是錯,在我們還未離開前能見證答案嗎?在我們學著怎樣和先行離開的人道別的同時,也要為自己餘下的路負責。那些手握眾人福祉權力能力的人,你們告別的時候,無愧於心嗎?

沿途的相遇,總要道別,不捨不捨,也要學會揮手。這就是我們每個人都要上的一課。

再見了,離開的朋友們!希望你們所走的人生路無憾。希望我們在你們離開的當下,記起甚麼才是重要,找回方向繼續前行。也希望總有日我們會明白,離開時你們經歷了甚麼。

為人母的開學焦慮症

開學了,人也癲。明明是小朋友上學, 為何變了我精神緊張?說到底,小一這個新開始,是我適應不良,感覺透不過氣。

哥哥四年級,今年最大的改變是請他自己步行上校車和下車後自己回家。畢竟已經夠大照顧自己,但此舉一出,反而是我有點不慣,常常擔心他會否過路大意?他會否覺得被忽略?媽媽每天都重點花精神在妹妹身上。唯一我比較著緊的還是他的中文,預習了中文沒有,成語背了嗎?都懂嗎?其他已無暇關心。看到他今年改用原子筆做功課,不論中文還是英文,甚至數字,都是一貫被「山竹」吹過的狀態,我只能皺眉,用近乎哀求的口吻:請你認真慢慢寫好嗎?求求你。

相反A小姐寫字,猶如雕刻,做甚麼,都是慢慢描。兩個搓勻再分開給我可以嗎?

A長得高,又真的給人長大很多的錯覺。她和哥哥不一樣,每天回家錯漏的事情也比較多。忘了這樣漏了那樣,有時候似乎非常清楚,有時又好像非常迷糊。我請她自己做的事,還是跟以前一樣,她需要跟隨自己的步伐。慢 – 慢 – 來 – !每天早出晚歸的她,我最擔心是睡眠不足,總是催促她快些快些,怕她精神不夠。但其實不夠精神的那個人,正正是我!值得安慰的是她非常喜愛自己的學校,每天都不用叫她,自己跳起床,期待著去上學。和哥哥不同,她很樂意分享學校的點滴,如果她記得的話。喜歡搭訕的A,當然不必擔心,很快就多了很多她認為是非常要好的朋友。這些我都是真心佩服。

安慰自己,只要她喜歡上學,其他相對都能慢慢改善。她的班主任非常和善也有點搞笑,讓我在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就已經大有好感。當最近看到班主任在班房的白板上寫著:「每天都有一點進步,加油,小一丁!」心裡大受感動,非常感激老師的鼓勵也提醒自己要積極正面。

A其實真的每天都有在進步!

細佬方面,有點無奈。因為喜歡黏著家姐,他也每天7時半睡著,跟著家姐每早6時多起床。臉上是累的,但他喜歡。新的一年,下午班。本來我是放鬆的心情,畢竟還有一年才再來申請小一的遊戲。然後當看見班主任在他的功課上圈著一個一個認為不夠好的字,壓力也隨之而來。細佬不好嗎?哥哥和家姐,好像從來沒怎麼被老師圈過功課。是學校嚴謹了,還是我記性差了?是我太放鬆,還是他真的需要多點「關注」。於是每個早上,在送走哥哥和A後,我要看看細佬的功課,跟他認字拼音,做著一些我記得我以前根本不會做的事情。我覺得他更需要自由玩耍。但他每週需要向老師讀出一些很深的中文字。就算經過練習,他也不是真的認得,純粹只是背了下來。這又有何意義?只是為了不再被老師圈和多一個印仔!可憐可悲。

於是,暑假的生活,在瞬間已經遙遠。隨之而來的,就是緊湊的校園「重讀」生活,一打三,擔心著不一樣的事情,怕自己做得不對不夠或太多。精神狀態當然在不太穩定的水平線起伏,失眠,偶爾來之,有時又可以不停睡至起不來。

如果這個世界,有個讓你懂得馬上放鬆的秘方。那會是甚麼?我,就是晚上看一齣戲吃一包薯片。但有時選擇的題材太認真,又會讓自己不得安眠。今年的九月是一個特別讓人緊張的月份,我無法好好享受,應該已經來臨但卻遲遲沒有出現的初秋。還有數天,十月也要來了,可否喘一口氣,調整好步伐,從容走下去?

落在時間之後

完成總結希臘之旅的一些零碎,而現實是剛從台灣回來幾天。如果要追,還有農曆新年假期的北海道滑雪,加上剛過的台灣參加婚禮的隨性之旅。如果只是說旅行和遊玩,可能我都還要再寫一兩篇,然而緊接著要來的就是復活節,我們將去桂林。

是的,看得人好羨慕!旅行,總讓人興奮莫名和開心。但現實一點,畢竟不是只有我和老公兩個人的花天酒地,還能擁有說走就走的瀟灑,身體也不是二十幾歲時的健壯。每一次歸來或甚至在旅途中,我都已經開始累到病。所以今次且不講旅行,講病。

2018年快過一季,我已經病了兩次。醫生下令我要麼輸血要麼打鐵水針,要麼乖乖吃雙倍份量的鐵丸,不要再趴趴走!不然難保隨時暈倒。我是真的腦子有病,才總把生活安排得密麻麻,然後時不時忘記這個約會失席哪個場合,在社交媒體的形象是個活躍的好動女子,但私底下骨子裡其實真的只想賴在床上睡覺24/7。除了懶,我是真的累。怎麼都睡不夠的累。累的人,情緒耐性多數也不會好到哪裡去。面色也不會比鬼好看,不是臭臉,就是真的頹靡。

健康,其實才是真的最重要。躺在醫院打鐵水針的時候,甚麼也做不了。因為血管難找,最終護士姑娘幫我打在右手腕,所以破壞了我原以為可以玩電話的想法。左手連著血壓機,如是者兩個多小時。但更多是等待,等護士來檢查,等醫生來,等帳單,等買單。等雙手空出來,可以自己起來喝水去廁所。那麼的大半天,我躺在床上看了兩部HBO電影,可算近期難得的空閒。和在飛機上狹小的空間看戲相比,醫院的病床就是頭等待遇。我也沒有虐待自己,到覺得真的很餓的時候,還是沒有等出院就叫了醫院的餐。真的不能說好吃,但總比餓著要好。

說到這裡,你可能會問,老公在哪裡?老公,那天在工作。放工後好像有工作應酬晚餐,然後是DSOBA的甚麼鬼。最愛我的父母遠在加拿大愛莫能助。相對最可愛的就是菲傭姐姐倆,畢竟靠他們把三隻小鬼搞定。那晚回到家,我還趕及在哥哥睡覺前跟他晚安,告訴他媽媽不在家時他的一些活動安排。然後繼續收拾行李準備第二天的行程。最後有時間還開車去加了油和在24小時開的惠康買了菜。有時候聽來有點孤獨的事情,純粹是因為自己太強大吧。你問我,覺得辛苦嗎?我覺得生活待我不薄啊!至少第二天我還是順利和孩子們出門飛台灣去玩了!

是的,說的都是差不多兩星期前的瑣碎事。這時間過得如流水,我怎麼追怎麼寫,都是發生了很久卻總覺得還在昨天的事。有點走不出宿命的困惑。

秋日午後

天是藍的
陽光是刺眼的
曬在綠蔭山坡
白雲在山頂隨風而過
窗外的風景
我在沙發上看得一清二楚
橫著躺著
怕腳又要腫得不可收拾
冷氣還是吹著
秋天的感覺只有一點點

也許那片綠也能變出繽紛色彩
也許窗外也會突然飄起落葉

在香港
只能夢想這樣的意境

嬰兒房的物品堆得如山高
等待菲傭報到來收拾
很想拿起相機喀嚓喀嚓
可是人為甚麼變得那麼笨重?

下午到了
還是要睡一睡
轉來覆去
肚裡面的小東西也隨著蠕動
就算怎麼安靜孤單
從那刻開始就再也不是
也不能一個人了

IMG_0808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