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隨便亂說

十萬個為甚麼

2016年1月2日

沒有總結2015,沒有新年願望resolution。在接近午夜的時分,我在浴室淋浴。不斷想著一個問題:人生為了甚麼?

為甚麼?為甚麼?為甚麼?

究竟15年12月31日午夜跟16年1月1日的午夜分割線,和其他日子有甚麼不一樣?為甚麼一定要倒數,慶祝,聚會,狂歡?究竟時間對於你我有甚麼意義?

我站在格林威治的本初子午線的時候,就有同樣疑問?為何那麼久之前的人,對時間有這樣的想法研究量度,而不是吃飽就睡睡醒就吃,跟著日出日落就好?

除夕其實跟之前幾百個夜晚有甚麼不一樣呢?是人,自己賦予其意義。而我們,不是創新的那一羣,不過是被洗腦的那堆。究竟為何萬聖節一定要扮鬼扮馬要糖,聖誕節一定要吃火雞交換禮物和聖誕老人拍照?是我們一出生就沒有質疑跟著玩嗎?我們的孩子所慶祝著的,穿著Spiderman,Ironman,Anna,Elsa,Star Wars,不也是被動地洗了腦嗎?是我洗他們腦嗎?是我嗎?當你高叫不要洗腦教育的時候,其實有沒有想過,究竟這個世界,還剩下多少人是沒有被洗腦的?或多或少?抑或洗腦其實只是一個名字。讓你聽得不太舒服。我們只要不用這個字眼,但承認所有事情就是這樣而來就好?

當我在聖誕日當天,杜拜的酒店門前,看著聖誕老人坐著勞斯萊斯來到酒店派禮物給孩子們的瞬間,忍不住笑了出來。一個回教國家慶祝這節日,究竟有多商業和突兀呢?Something wrong?或是我想太多?

But why not?話說回來,雖說為何一定要如此這般,但其實沒有人規定你(我)一定要,是你自己選擇而已。不管用腦不用腦。不要說得自己多清高脫俗,我雖覺一切慶祝日子非必要或必然,但我也行雲流水,非常自然跟著走。我沒有刻意要對著幹,偏不要這樣,偏要那樣,反傳統搞特別。有些人會,但我沒有。

我,雖然,很喜歡平靜地度過每一夜,包括任何特別日子。但一旦被邀請有機會,也會跟著環境走。投入叫囂歡呼喝酒發癲一下,又不會痛。就算事後笑自己神經,當下覺得理所當然。別人祝你新年快樂,難道你不回覆?回覆一句會死嗎?雖然其實也不是很必要。難道這樣很豬?大家都做,你也跟著做,就一定很豬?就算是,又如何?但不跟,會不合羣嗎?也不然吧。那究竟這一切有甚麼意義?開心就好。是吧?

那晚,看著孩子們的照片和影片,老公說:這就是人生的意義。

我顫了一下。孩子們,絕對不會是我的人生意義吧?難道做了媽媽,我的人生就只剩下孩子?不會吧!

結婚生子,那麼自然,也歸功於從小看的卡通也好電視也好電影也好,那腦海總會浮現的happy ending,最後兩人穿白紗黑西裝的幸福婚禮,和抱著可愛baby在懷中的大團圓。這難道不是洗腦?其實人生可以很多不同樣。很多人其實都沒有照著這藍圖過著他們的人生,難道就是失敗?

如果可以做自己喜歡做的事便算成功。我們所有人其實一出生都很成功,只是在慢慢長大時,被大人被社會規範,開始做著要做的事,不能為所欲為。像弟弟,他還算是個成功人士,但二姐就已經不是,哥哥就更加已經加入了最新的克隆工廠被改造中。

那你打算怎樣?作為母親,我有這推不掉的責任。我必須承認,父母,在我眼中,就是用自己價值觀影響著自己子女的人。也就是很難聽的洗腦。我也洗著他們的小腦。

蹲著,看著浴缸中的死皮,脫落的髮絲被水沖去,那也是我身體的一部分死去。頭髮上的水珠沿著面龐滴著,有蒸汽的浴室很舒服。然後我想,首先,孩子,不是我擁有。我擁有很多東西,手袋,電話,高跟鞋。但沒有人,這世上沒有一樣活物是屬於我。他們只是通過我的身體來到這個世上,簡單來說,我是條隧道。

因為我願意生,所以就有責任。小時候常聽大人說,我養你這樣那樣很辛苦。你不這樣那樣很對不起我。我就會很大逆不道地想,出生,又不是我可以選擇,我沒有選擇被出生呀?現在當聽到J的童言,其實他可能只是率真地表達他心裡想法,但大人的詮釋總會加上現實的價值,然後就會忍不住用同樣的語氣說,照顧你這樣那般很辛苦,你還要說這樣的話?罵他一輪。然後我想他一定也很無辜地想,又不是我叫你把我生出來受苦。你自己選的呀!

是,我自己選的。但站在母親立場,我又昂頭想到,嘿,但我也沒有得選擇生誰呀?我想生個劉德華,但你偏偏阮兆祥。我想生個聽教聽話不要給我麻煩只給我多多溫暖愛和驕傲的金蛋,但你偏偏就是反叛敗家我行我素的臭蛋。這樣有完沒完?

所以其實說這話,大家也只是傷感情。沒意義吧?做父母再也不要把養育孩子的辛苦當作委屈,而孩子也不用在被罵的時候天馬行空地想像回駁你的幽怨。其實大家都沒有能夠真的為所欲為,真的能夠稱心如意地選擇。但生活,有沒有真正的自由,都要繼續。生活,是不停地選擇,然後前行。

孩子們不屬於我。同樣,我也不屬於任何人。我屬於我自己。我跟這軀體,曾經鮮嫩,成長,成熟,到現在衰退中的軀體為伍。我要對待它好些才是真的。人生這一旅程,究竟為了甚麼,我還沒有弄清,但我知道,可能只有這軀體會陪伴我到最後。

水滴繼續流入那黑暗的水渠,我依然問著為甚麼?我只是猶豫著農曆新年假期的去向。機票和酒店都已經查好,只是沒有按鍵。為甚麼?人生,何嘗真的能夠想做就去做?你一旦來到世上,就如那隻和小王子建立了關係的狐狸。你所做的一切,都會影響那馴服的關係。能夠看開的人,就如不覺得除夕需要特別記念的人一樣少。

在沙漠,最深刻的一剎,是我走在黃昏被太陽曬得燙熱的沙地,但一腳踩下,沉入,觸到下面的沙,就透心涼。那種熱和冷的感官交替很真實。看著孩子們玩沙,在風中被吹散的沙粒,細緻的如麵粉。他們笑著跑著跳著揮舞手臂,我看著迎著風和夕陽。我明白,人生,是一場經歷。孩子們,和老公一樣,是生命裡的一次相遇。我無法選擇生甚麼樣的孩子,正如他們也無法選擇怎樣的父母。我們只是偶然相遇,在人生路上交替的那段,最好快樂和諧相處過渡。總也難忘,但總也會過去。

他們,怎麼可能會是我全部呢?我,究竟甚麼時候才能悟?

人生的意義,是你自己賦予。就像你賦予給每個日子的意義一樣。

人生為了甚麼?每個人的答案都不一樣。你要自己尋找。因為每個人的使命,都不一定一樣。更可能,沒有甚麼使命的大有人在,只是到此一遊。而已。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