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3歲8個月

Never say never?!

Conversation this morning on the car ride to swimming lesson –

J: Daddy, Mommy said you were drunk last night. What doesn’t that mean?
Daddy: it means I drank too much, that it makes me sick, headache, dizzy and vomiting…
J: Drank too much Coca cola?
Daddy: …
J: You shouldn’t do that. You should never drink too much Coca cola. I don’t like you to cheers too much at party! I’ll never cheers too much at my birthday party. You should ask people not to cheers with you!
Daddy: …
Mommy: Actually, cheers is OK, you can cheers a lot as long as it’s water, juices, you won’t get drunk.
J: only too much Coca cola will?
Mommy: No actually Coca cola won’t make you drunk. It’s the alcohol that adults drink, that would make people get drunk!
J: Oh…I’ll never drink alcohol at my party, never ever!!!
Mommy: OK, we’ll see, dear.

上學第一天

一早醒了,餵了那滿臉笑容的甜姐兒,就入J房催促起床。整個暑假都輕鬆的早上,突然又開始變得趕頭趕命。

有人送,到達時不必擔心停車,大步走進校門,老師多過學生。跟我想像的完全不是一回事。

J很放鬆也開心,徑自玩著課室的玩具。老師跟家長們介紹學校種種密密麻麻。班房很小,就跟J的睡房差不多,但是,只有兩個學生!

因為orientation分了組,校車組和非校車組兩個時段。原來這班非校車組只有兩人,其餘18人都是校車組。

我忽然失笑,不知道是我們幸或不幸。我很懷疑一陣的校車組是否可以連家長擠進這個房間,根本放20個孩子都已經很殘忍了。

見了3個老師,英文,中文和普通話。J也逐一打招呼,另外那個男孩比較驚青,當然他比J小8個月,沒有哭已算不俗。

最後中文老師講了個圖書故事,J很投入地聽和答問題。拿了個小象紙扇,被打發回家了。

我:開心嗎?喜歡新學校嗎?

J:開心!哈哈哈……(真的像high了藥物地興奮)喜歡!哈哈哈……

我:喜歡哪個老師?

J:Miss Tong(中文老師)。

我:那麼Miss Nicole和曾老師呢?

J:不喜歡。(真不給面子)

**************************************************

似乎算是順利。但J還沒經歷過大堆人擠在一起的日子,可能情況很快會逆轉。J天生就討厭人多嘈吵的地方,所以還是有隱憂。

晚上,被欽點陪睡一陣,又重溫了今天做了甚麼。

講起學校,很囉嗦的媽咪又問:喜歡新學校嗎?

J說:喜歡!明天我們還要去新的學校。你和我。(隔一陣)但是,下星期就要我自己上學了。

我不斷點頭呼應讚賞,表示他很對。

J又說:但是我喜歡你陪我。我不喜歡一個人在新學校。

我:媽咪都鍾意陪你。但是不可以呀!

J:所以,下星期我要自己咯!

我:對呀!你沒問題呀!就如之前的學校一樣,你一直都是自己,多厲害呀!

……

睡覺的時候,J還是很興奮。看來沒有給他看到全相的新學校還OK吧?

加上有新的床單被子,從此告別睡袋的J,一直咯咯地笑着。


Sweet dream, my boy!  You are doing great!  Mommy is so proud of you!  Always!!! XOXO

我的外星朋友

因為忙碌的工作和飛行,讓我覺得孩子們長大了很多。

J,怎麼高了這麼多?怎麼已經是個小童?我的那個baby呢?朋友說,女兒很肥很多肉,J好像沒有。怎會沒有?他baby的時候也是肉肉的,我的手斷幾次也不堪負荷。妹妹半歲8.8kg,70cm高,J半歲時已經9.2kg和72cm。怎會不肥呢?但是這些,我其實也跟朋友一樣,記憶有些模糊,回看醫院的寶貝記錄,才慢慢清醒。

孩子,你為何要長大?

EQ被訓練得不錯的我,時常還是會自問這種十分低能的問題。

最近印象深刻的是,J已經是個“成熟”孩子。他的思想,已經超過我的估計。有時候觀察他的言行,甚麼時候取巧討好,甚麼時候迂迴躲避,這種“外交”手段是甚麼時候學的?跟誰學的啊?我真的被“嚇倒”了。

在iTune上無意播了miss D.D.的Everybody Loves A Lover一次,幾天後,J一邊自己玩著車,一邊唱著,歌詞竟然記得8成。(比我記得還多!)

台灣回來後,忽然變了Dora粉絲,每晚要讀Dora的故事,還為Spanish著迷。爸爸教他唸,我,抱歉,一句也不懂。他,不要是另一個Don Juan吧?

曾經每晚要我陪睡一會的習慣,也忽然戒了。話說某晚(出trip回來的第二天),J說:我自己睡得啦,不用陪啦。

結果,是我失落了好一陣。

今日,他突然問我:媽咪為何你會講moshi moshi,不會講Spanish呢?我鍾意講Spanish,不鍾意moshi moshi呀!

我慢條斯理:媽咪moshi moshi因為要賺錢工作,媽咪可以同你一起學Spanish的。(怕你呀!)

********************************************************

我覺得,我每天都幾乎和他平等對話。我們更像朋友了。當然,能夠成為長久的好朋友,才是做父母其中一樣艱深功課吧?

只是這個朋友,更像外星朋友。(Martian Child,記得嗎?)

努力提醒自己,要尊重他。

忘記尊重的後果?就是被踢被打被尖叫大半個鐘。(那個“受害人”當然不是我。)我只是那個遠在千里之外office開著會,還要聽家裡電話幾十個救急,但其實甚麼也幫不上的人。

過去幾個月,我學懂“隔岸觀火”的真正意義。

接著我要“煩惱”的,還是那“要與不要”,成就自我還是成就家庭的兩難。

K1新里程

轉眼J要上新的學校。之前自己忙得天昏地暗,連睡覺也沒有時間。不知道是否我好命,上帝或老闆讓我不用再每週光顧港龍。這才靜下心來,陪伴我的一對寶貝。每天帶J去這裡去那裡,彌補過去的幾個月。忽然想起,要開學了。

忙著看信,才發現搬家後,沒有跟學校更新地址,所以分班信寄了去舊地址。輾轉之後,又忙著買校服買皮鞋。又是一個又一個的曲折故事,不必細述。

是晚,我重複檢閱著學校信件,比自己開學還緊張。大少早已經就寢。

從大半年前,我已經時不時給J作心理準備,洗腦工作:暑假過後,去新的學校。

J總是:不要。我不要新的學校。

我:新的學校,有校服喔!

J:不要。我不要著校服。(其實誰喜歡呢?我看著那校服,心想:怎會舒服?)

我:新的學校,有新的老師,新的朋友。

J:不要。我不要新的….我,喜歡自己玩。(獨自玩?!這個是我的童年縮影,怎麼他就“遺傳”了呢?不會吧?)

好不容易的半年洗腦工程,今日晚飯時間,問他:明天是甚麼特別日子?

J:去新的學校。

我:要穿那天我們幾經辛苦買到校服和thomas皮鞋呀!(從來不穿皮鞋的J,試了所有你想得到的品牌,都一副要命的樣子,嫌硬嫌不舒服,最終只為thomas傾倒,只因那鞋墊上有個thomas logo,我當時幾乎想跪地感恩,誰這麼商業天才!真是GREAT business idea!)

J:是啊!(也只為聽到thomas皮鞋有些興奮。)

我:明天後天,媽媽陪。下星期開始,自己上學啦。

J:(安靜吃飯,明顯不想搭理)

****************************************************

明明上學的是他,為何我要緊張?

明明也不是第一次上學,為何又會這樣呢?

難道被校服煞到了?校服,唉,這校服。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