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j

再結一次婚吧!

我是過一陣子就要拿Stevie Wonder出來聽的人。猶其當三四月的香港,天氣如此讓人沮喪。他的音樂和聲音都真的很療癒。(趕快一起聽吧!)

聽了一段時間的Pink Martini,弟弟一上車就點Yolanda,然後搖頭擺尾地唱著que paso que paso Yolanda! 一天下午,我悄悄地換了Stevie Wonder後,弟弟和二姐的反應是:Where is Yolanda?

對不起,我已經Yolanda到暈,我要我的Stevie Wonder,我想要在開車的時候,可以七情上面地喊著For once in my life!

週四的傍晚,天已黑,哥哥如常空手道結束,坐在車廂最後一排,吃著同學分給他的糖果。我正激昂地唱著For once I can touch what my heart used to dream of……開車回家。緊接著My Cherie Amour出場,我的腦海馬上想起Bradley Cooper和Jennifer Lawrence的Silver Linings Playbook那幕。可想我是經常生活在現實和夢幻邊緣的變態師奶。

J突然:Mum!說了一句。連忙把音量調低,問他說甚麼。

媽,這首歌不是你結婚時的歌嗎?

結婚時的歌?我呆了一呆,沒有反應過來。

對呀!爸爸準備著禮服去接你呀!

哦,我們結婚的DVD!開首接新娘的各自準備花絮,攝製公司配了這首歌。他看過無數次這張DVD,所以深深記得。

從倒後鏡看到他,搖頭閉眼地哼著,一臉享受。忽然,又大聲地說:媽,我好想你們再結一次婚。這樣我,妹妹和弟弟都可以參加你們的婚禮。我們可以穿結婚的禮服哦!It’ll be awesome!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一邊說一邊還笑著跟音樂唱。

哦,這個要問爸爸。

為甚麼?

(因為他負責買單呀!)因為呢,他負責求婚,所以如果哪天,他想到再跟媽咪求一次婚,那麼,或許就可以考慮再結一次婚咯!結婚,要兩個人都有共識才可以呀!

那還不容易,我們就問問他吧!他又不會說No!(連J都非常瞭解爸爸的個性!)

但舉辦婚禮要很多錢哦!我說。

你用籌備我們生日會的錢去辦婚禮吧!拿我的零用錢去也可以。幾百元夠嗎?Seriously,I don’t care about my pocket money, you can use them all. 還有呢,其實你也可以跟爸爸求婚呀?他上次求你婚,公平點,這次你求他吧?

說到這裡,我真的不能控制地大笑起來!我親愛的J,你知道我有多愛你嗎?第一,你已經將你的零用錢全部用在買夏天玩水玩具上,沒有錢資助我們了。你這個傻瓜!第二,婚禮,幾百元是不夠的。還真要好好教你如何理財。

但我沒有這麼說出以上這番話,我笑道:我也想你和妹妹弟弟,可以參加我們的婚禮。那會是多麼幸福甜蜜的畫面啊!早知就等你們長大,才舉行婚禮啦!

哦,是啊!你們怎麼不等我們呢?
J呵呵呵地笑著,然後:

媽咪,可以再聽一次嗎?我好喜歡這首歌!

人生初體驗

公公婆婆去了上海的週日,剩下我們四個。是日爸爸除了負責帶J去週日的游泳班之外,因為他舊校有泳池派對,爸爸也直落帶J去玩一玩。媽咪則負責帶著妹妹,等妹妹午睡醒來,再前往學校會合。

到達之後,J就很興奮地告訴我他游泳比賽拿了第一!嘩!(始料不及。)

我問J拿了甚麼獎品,他說沒有獎品。哦?

等到頒獎的時候,爸爸帶著J出去等叫名,看著J興奮的背影,騎在爸爸的身上。

然後是失望的樣子,走了回來。沒有他的名字。

那個扁嘴生氣的小臉,撲進我的懷裡。媽咪不明所以,只能好言安慰。

爸爸說,那個是比賽,也是遊戲,你有用手袖和浮板,有的小朋友沒有用,不能認真呀!

J,是個很容易被說服的孩子。聽完,也就沒甚麼。為了讓他高興一下,我說,不如媽咪送張貼紙給你啦!

J:是讓我黏在sticker chart上的貼紙嗎?

我:嗯,當然啦!

J:Yeah!

 

小孩子很容易忘記不快。這樣也就結束。

晚上爸爸等J睡了之後,跟我解釋了白天的情況。4歲8個月的J報名時被指示參加6歲以下組,到比賽時爸爸發覺有5歲以下組,所以沒有多想就參加了5歲以下組。那組的比賽J確實贏了第一,但可能因為他著實太高大,或者其他原因,沒有給他名次。其實半帶玩票的比賽,爸爸也沒有作太多推想。本來就是玩玩而已。

原來這樣。

J,終於糊塗地參加了人生的第一個比賽,沒有準備,沒有認識。但對於輸贏名次都叫有些概念。想贏,真是人的天性!贏了,何等興奮!

失落獎項,又何等失望!

於他,這小小的靈魂,可能只是一個初體驗。如果,我們能夠把他人生的每一場比賽都看得那麼輕描淡寫,他也能夠那麼不當回事,也許更好吧?

能贏,當然好。輸了,也不怎樣。

贏了沒有獎,也可以。盡興了,就好。

我回房之前,走去J的房間看看黑暗裡熟睡的J,他臨睡前還提醒我要給他貼紙。

我吻吻他的面,晚安,J。不要給世俗的價值牽走你的快樂,不看重得失,自在逍遙,能夠一直保持童真,have a pure heart, 像小王子一樣。

在媽咪心中,這樣才是最重要。(只可惜,我們都不知道在何時,逐漸逐漸失掉讓我們很容易快樂的童真。)

 

 

 

我們還有多少時間這樣談話?

已經是前一陣子和J的對話,一直保存了稿件沒有上載。4歲7個月的J。

看見我在家中走來走去,J問:媽咪, 你在做甚麼?

我: 我在找我的電話,忘記剛才放在哪裡。(最近經常發生)

J:你又忘記放在哪裡呀?怎可以這樣?你要記住在你腦裡的嘛!你有沒有腦呀?(顯然他把我平時的言行銘記於心)

我: 我的腦剛才在想別的事,放了別的事入腦,所以忘了這件。

J:哦……(在消化這新的訊息,然後他大概會記住以備下次可用)這樣呀。

過了一星期多,我又重蹈覆轍。滿屋走來走去找電話。

我:J,有沒有看見媽咪的電話?

J走過來,一臉蠱惑:你又忘了電話在哪裡嗎?

我:是呀!

J迅速從客廳的coffee table下拿出我的電話給我,然後說:媽咪,你自己要看好你的電話。如果我見到你將你的電話放在一邊走開了,我就會把它收藏在這裡。這樣起碼我知道你的電話在哪裡啦!

我完全無語。兩秒後才懂得笑著感謝他。

************************

因為一些事情,叫正在客廳玩車的J過來我這邊。他一臉不悅,勉強敷衍我。

我:我知道你正在玩,打攪你不好意思,但不會耽擱你太久,好啦,現在你又可以玩啦!

J:媽咪,你怎麼知道我不高興呢?

我:媽咪好熟你呀嘛!

J:你是好錫我呀!甚麼是好熟我呀?

我:即是瞭解咯。應該講,媽咪好瞭解你呀。你喜歡甚麼,不喜歡甚麼,心想甚麼有時就算不說出來我也知道,就是瞭解你咯!明白嗎?

J:明白。

我:那麼你瞭解媽咪嗎?

J:當然啦!我都好熟你的!

我:哦?

J:嗯,好像你不喜歡喝牛奶啦,你只喜歡喝豆奶啦。 我知道架!

我:是哦,你真的很瞭解媽咪呢!

************************
我: 明天下午你在家,媽咪要去看醫生。

J:為何要看醫生?你不舒服嗎?

我: 醫生要檢查媽咪的肚,看看BB長大了沒有,有沒有手指腳趾眼耳口鼻,健不健康。

J一臉憂慮:如果沒有手指不健康,媽咪你會死嗎?

我搖頭:媽咪不會死。

J:那BB會死呀!

我突然覺得這個問題有些複雜,但想簡單回答: 嗯,如果這樣BB可能會死。

J:點解呀?

我:不是所有豆豆都會長成健康的BB,然後出生。你和妹妹健康和平安出生已是很幸運。

J:哦。還有我和妹妹都很大隻很重,很厲害,是嗎?我出生時有九十磅呀?

我:九磅。

J:是,九磅。小王子也只有八磅,我比他還重。我重過很多BB呀!

我:是,是,你很健康很重。

J:所以我沒有死,你也沒有死。對嗎?

我突然覺得這話題好沉重:嗯,對。

***********************
說到死亡,雖然有些那個但還是忍不住問:媽咪死了,你會怎樣?

J:那麼你就不可以去party,dress up,扮靚靚囉!

(滿以為他會說些感動話,唉…….)

我: 是。但你不會傷心嗎?

J:會。你平時和我做的事,做不了,都要爸爸來做了。

(我想接口數數平時和他一起做的溫馨事,怎知他繼續説……)

如果爸爸都死了,就公公來做;如果公公死了就婆婆來做;如果婆婆……(就這樣他把家人包括菲傭都數完)

如果所有人都死了,那我怎麼辦?我要打電話給警察嗎?

我:如果你成為孤兒,警察叔叔會送你去孤兒院。

J:甚麼地方?好人住的嗎?

我:很多沒有父母親人的孤兒住在一起,一起讀書一起玩一起睡覺。

J顯然對這個地方沒好感:一直這樣嗎?

我:到你長大可以自己照顧自己和獨立就可以離開了。

J:平時可以去街嗎?

我:應該不可以吧。下次有機會帶你去看看。(我真心覺得應該這樣做,現在的孩子太身在福中)孤兒很慘吧?

J:嗯,慘。(突然又想起)媽咪,天堂在哪裡?人死了都去天堂嗎?

我:天堂在很遠的地方。人死了,都會去自己心中的天堂。

J:自己心中?我心中沒有呀!

我:時候未到呀嘛。

J滿臉不解。

怎麼說到這麼遠?唉,孩子長大,煩惱的又豈止父母?

Never say never?!

Conversation this morning on the car ride to swimming lesson –

J: Daddy, Mommy said you were drunk last night. What doesn’t that mean?
Daddy: it means I drank too much, that it makes me sick, headache, dizzy and vomiting…
J: Drank too much Coca cola?
Daddy: …
J: You shouldn’t do that. You should never drink too much Coca cola. I don’t like you to cheers too much at party! I’ll never cheers too much at my birthday party. You should ask people not to cheers with you!
Daddy: …
Mommy: Actually, cheers is OK, you can cheers a lot as long as it’s water, juices, you won’t get drunk.
J: only too much Coca cola will?
Mommy: No actually Coca cola won’t make you drunk. It’s the alcohol that adults drink, that would make people get drunk!
J: Oh…I’ll never drink alcohol at my party, never ever!!!
Mommy: OK, we’ll see, dear.

看吧,看吧,放假了!

放暑假,頭痛如何渡過漫漫炎夏。當天公不造美,樓下室外泳池常關;當玩具玩完、遊戲完畢、收拾乾淨、功課做完、畫畫塗鴉也都做了,時間也只是過了半天,難免覺得度日如年。

我本是宅女,當了媽,充其量是個很宅的(懶)蛇媽。所以,我其實,不太介意讓J看電視。如上週日剛播完的Dinosaur Planet系列。

不過我更鍾情DVD。因為容易控制時間,不必擔心(不適合的)廣告。最近非常喜歡公公婆婆台灣帶回來的DVD – minuscule系列。法國製作的動畫,畫面逼真故事幽默。最正是沒有對白,自己領略。適合(懶)家長陪看,讓孩子自己發揮創意去理解。就算他問我,也可胡亂發表,不用負責。每集數分鐘,非常容易控制時間。

相比iPad或手機,我情願他看大電視。所以在家情願禁pad也要設立看電視原則:1)電視/DVD是獎賞,必須當天表現良好才有的福利。2)觀賞時間不能超過15分鐘。(暑假放寬至30分鐘)3)不能重複不斷選擇相同的DVD,以免中毒。4)媽咪有至高無上的權利隨時終止和修改福利和條款。

孩子大了,讓他放假時適當地看看電視,不用太內疚。這世上只得幾個超人媽咪。我只想舒適地(有原則地)做這份工。

其實,愛看蟲蟲DVD的是我。笑起來,我比J還大聲。是我沒長大嗎?
某個下雨午後,和兒子一起懶在沙發看DVD吃杯麵 – 我覺得我們的關係突然昇華,像老友。多幸福,我。
我會一直記得這個畫面。

20130725-010152.jpg

杯麵

只有我倆的下午,媽咪嘴饞弄了個杯麵當tea。
J:你吃麵呀?辣不辣?
我:辣!(等他不會討吃,怎知……)
J:我想試一啖!
自己跑去拿了碗和叉。我騎虎難下,唯有分給他。吃得滋味的J告訴我,一點兒也不辣呀!
我當然知啦!只好安慰自己是隨遇而安的隨和派!

20130724-163154.jpg

J的語言天份

最近有兩段這樣的對話發生。

(一)

午飯中,J為了快些吃完可以去玩,對我說:媽咪,我會很快喝完這碗湯。你只要幫我叉腰就可以了。

我大惑不解:幫你叉腰?這樣會喝得快些?

J:不是叉腰呀,是“搽腰”呀!

然後他就開始很興奮揮動雙臂嚷著:搽腰!搽腰!搽腰!……

“加油”啊!!!!

我:誰教你的?

J不以為然: Aunty Maria!

我:仔,是“加油", jia-you。 來,跟媽咪說一次。

J:NO!是“搽腰”!我說得對,你說錯呀!

難道先入為主可以有這麼大影響?

IMG_4496

(二)

晚飯時,妹妹在桌邊走來走去,猶如一隻討吃的小狗。J偶爾喚著她名字夾塊肉或菜給她。妹妹睡覺時間到要離場。我請Aunty Maria抱她回房間。知道自己命運的妹妹,咿哇鬼叫以示抗議。被抱起的一瞬更加大哭。

J突然很不爽地皺眉和哼了一聲。

我:你怎麼了?

J: 我不開心呀! 我不喜歡Aunty Maria“超”妹妹。哎呀!媽咪,她這樣是“超”妹妹嗎?

我:“超”妹妹?是中文嗎?

J: 是呀!公公常常說的呀!

然後他開始模仿公公平時裝作生氣的樣子和語氣,壓低聲說起國語:是你“chiu”妹妹嗎?(妹妹的發音還是台灣style)

我:哦…… 是欺負(qi-fu)妹妹啦!

J:係咯!chee-fu咯!我剛才不是這樣說的嗎?

IMG_4437

聽他那廣東腔的發音,還可以粵語國語交叉運用自如;想起他最近唱學校的兒歌把“大飛機”唱成“打灰機”,我真心覺得,從今以後我應該改跟他說普通話。

不然,我怕我會常常叉腰“超”他!

%d 位部落客按了讚: